【授权转载】 《言灵》BY哈克连の欧克

2014-04-21 08:53, 1楼

一楼还是给百度吧

2014-04-21 08:54, 2楼

01

“你带着这个东西,来到青铜门前,门就会打开。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记得我,你可以带着这个东西,打开那道青铜门。你可能还会在里面看到我。”

这是闷油瓶进青铜门前说的话,或许当时闷油瓶一口气说了一年份的话,让我有些发懵,当时我竟然一点反驳的意思也没有。回到杭州西泠印社,整理了那个困扰了我两年的大谜题后,我便开始仔细考虑闷油瓶这件事,最终我做出了一个十分伟大的决定。

他娘的,小爷听他的才有鬼!

打着“一切都完结了”的幌子,继续和小爷玩悲情?门儿都没有!小爷一定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把挨千刀的闷油瓶从青铜门里换出来。

闷油瓶留在了青铜门里对我来说或许是个机会,以前的闷油瓶是个顶级失踪高手,现在至少确认了他的位置,那么接下来的事可就由不得他说了算了,至少对我来说,真不忍心让他在那鸡不生蛋的地方守上十年,而且看他的意思,说不准还可能要守一辈子。

2014-04-21 08:57, 5楼

十年,对闷油瓶来说无比短暂,但是我耗不起,他的局我进不去,但是我的局,他也没权利干预,帮他,是我自己的选择。虽说那闷油瓶子性格恶劣,十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还动不动就用狠话堵我,但是总不能真的让他自暴自弃地待在那鬼地方一辈子。

当我扛着大包小包风尘仆仆地赶回杭州的小铺子时,王盟拿着啃的饼也“啪嗒”一下掉到了地上。

“老……老板?”王盟冲过来,上下打量着我:“你真的没死啊。”

“你小子……你……”我指着他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话,“唉,算了,我走这些天,二叔还有三叔铺子那边怎么样了?”我问。

王盟想了想,回答:“三爷那边的生意倒是什么问题,不过二爷……”

听着他话里的弦外之音,我一惊,难道二叔以为我又去下斗所以对此表示痛心疾首了?

“老板你走的时候二爷来了一趟,我再三和他保证过您只是普通的出门,他这才回去,只是不知道信了没有。”王盟可能是见到我脸色有些变化,忙又补充说。

2014-04-21 08:58, 7楼

这是毫无疑问的,二叔不是这么好说服的人,王盟向来和我一条船,我怎么想都觉得二叔不会信他的一面之辞。

“老板?”王盟试探地叫了我一声。

“嗯?”

“这次你不会再走了吧。”

我白了他一眼:“说不好,不过以后应该没什么机会下地了。”

王盟叹了口气,但是那样子却完全和沧桑沾不上边,我不禁有些觉得好笑。

“老板,你真不该再折腾了,你看你都快三十的人了……”

“你看你都快成我妈了……”

“……”

然而就在这该死的时候,我却不禁想起了胖子,我们铁三角里小哥不由自主地悲剧了,我自作自受地跟着悲剧了,我总有种上天不好意思让胖子一个人幸福的感觉,所以他现在守在了巴乃,不是守着秘密,也不是守着铺子,而是守着一段回忆。

我那个伟大而不切实际的计划,还是别叫上他了。

2014-04-21 08:59, 8楼

“老板……我发现你这几年一直都心事重重的,你的大脑这么运转迟早会报废的。”

“也是,那就先歇一段时间吧,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东西追着赶着我了……”

我坐在铺子里,彷佛时间回到了两年前,我还是那个没下过斗的古董铺小老板,有个叫王盟的夥计,干着收入微薄的小生意。

只不过,桌子上多了一台手提电脑,我一边看着铺子一边在翻着网页,乍看上去特像一宅男。

西王母国。

我一遍遍地搜索着这个资讯。

当然不是随意而为,现在我的目的不是解谜,而是想办法解除那个困住闷油瓶的东西。这次大冒险闷油瓶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他看似所有谜题的核心,而他的终点却完全偏离了我的预想。直白点说,关于他的事,还是一点也没有解开。

或许他是一个真正的核心,那个核心是一个巨大的秘密,而之前那个让我奋斗了两年的谜题可能只是其中的小分支罢了。

2014-04-21 09:00, 9楼

我仔细地整理了一下思绪,终于发现了一个有些奇怪的问题。吴邪的故事中,大多数的谜在于古人设下的圈套,虽说波诡云谲,危险重重,但是总是有常理可循;而张起灵的故事,从一开始就像一个人类补课踏足的领域,无论是张家楼的密洛陀,还是西王母国的陨玉,都是充斥着科学无法解释的魔幻色彩。

古欧洲人为了使人敬仰神灵,而将神殿修筑得高大宏伟,使人在踏足其间时,不由地生出顶礼膜拜的冲动。这些事物也一样,甚至比那些人为修筑的神殿更可怕,毕竟那不只是心理上的压迫。

想到这一点后,我第一次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无力感。

我真的能做到吗?连那个张起灵都束手无策的局,我真的能解开吗?

如果操纵这一切的真是人类无法反抗的力量,那么仅仅只是从它的掌控下偷一个人出来,我还是做得到的吧。

2014-04-21 09:21, 10楼

02

我回来了第三天,二叔破天荒地来到了铺子里。

二叔坐在我面前,没看我,也没说话,整个一闷油瓶第二。暴风雨前的平静越发让人头皮发麻,我在斗里锻炼出的神经此刻似乎丝毫也派不上用场。

“二叔,您这是?”我讪讪地问了句。

二叔的目光终于开始对我聚焦,还特深沉地叹了口气,说:“小邪,都结束了。”

“嗯。”

二叔似乎在考虑着措辞,又沉默了一会,道:“你没发现,自己和以前不一样了吗?”

心里一空,二叔的话让我没由来的紧张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你觉得你现在轻松么?”

轻松,有什么不轻松的。像二叔说得那样,一切都结束了,虽然还有个闷油瓶的问题,但是还不至于像以前一样头大。可是话到了嘴边,我却说不出来了,只能继续沉默。

2014-04-21 09:22, 11楼

我还记得我被那个神秘人(可能是三叔也可能是解连环)的信引到鬼蜮之前,整个人被疯狂以及愤怒充斥的时候。那个夜晚我感受到了人生中第一次的绝望,冷静的思考在那时完全报废,我只能用最极端的方式来威胁身边的亲人。

难道说,和那个时候相比我现在反而不轻松了吗?

二叔点了一根烟,小小的古董店中立刻飘荡起呛人的烟味。“我看你现在完全因为那张家小哥而魔障了,连自己都看不清了。王盟都和我说你最近不对劲,好像整个人完全变了,你自己就一点也察觉不到吗?”

“是吗?我已经不下斗了啊。”我挠了挠头发,回答。

“不,你现在比倒斗那阵子还让人担心。”二叔肯定地说。

这……这真的是二叔吗?真是那个让人看了就心虚的黑面神二叔吗?这反差也太可怕了点!

二叔还在继续自毁形象颠覆我的价值观:“小邪,你以前总是嘻嘻哈哈的,现在好几天也见不到你笑一次……唉,你自己想想,我只能和你说,你也为你爸妈想想。”

“二叔,我真的很想从这件事中抽身。”我认真地看着他:“但是曾经发生的那些事,遇到的那些人,我不能当他们不存在。”

“还有那个闷油瓶子,他救了我很多次,我不想永远当他的累赘。”我目光灼灼地注视着二叔:“我可是老吴家这一代的独苗,我不能给吴家的男人丢脸不是?”

2014-04-21 09:24, 12楼

“唉……我知道我肯定拗不过你,你也知道你是我们吴家的独苗,那就好好珍惜你自己的命,你现在干的事儿,就是玩命。”

“放心吧二叔,我还不想死。”我尽可能阳光地笑出来,我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不只是闷油瓶,还有我的家人。

霍秀秀那丫头说他在调查霍玲的事的时候,像在从后往前看一本书。而我调查闷油瓶这件事的时候,耶稣叔叔似乎更爱开玩笑了,直接把页码完全打乱掉。还好闷油瓶给了我最后一页,那就慢慢向前找吧。

我想了想,拿出了闷油瓶给的那个鬼玺。

就在这时候,手机响了,来电显示让我有些意外,居然是胖子。

2014-04-21 09:26, 13楼

我按下接听键,还没等喊出喂,胖子的大嗓门子已经在那边喊了起来:“我说天真无邪小同志,你的**战友正在人生的低谷,这都过了多少个月了,你也没打个电话来安慰几句?”

“看来你丫恢复的不错啊,说说看,返璞归真的感觉怎么样。”好久没和胖子抬杠,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小吴,先别说我,你是怎么回事啊,前段时间你二叔还带着一堆人来我这找你,你他娘的又做什么惊天动地伤天害理的事了?”

胖子回避着自己的事,我也没追问。

“我去送小哥了。”我回答。

“送小哥?小哥那可是职业失踪人员,他失踪还用人……”送字还没完全说出来,就卡在嘴边了。“天真,和胖爷说实话!小哥他该不是找地方自行了断去了吧?”

“闭上你那乌鸦嘴吧,小哥是那么没种的人么?”我堵了他一句:“小哥可能累了,我也累了。”

2014-04-21 09:28, 14楼

“天真,这可不像你说的话,用不用胖爷我来用伟大的幽默精神来安慰安慰你啊。”

“胖子,我问你件事,你用你那和正常人构造不同的大脑好好给我想想。”

“你说。”

“一个人可不可能把一件自己干不了的事托付给一个比自己各方面都差很多的人?”

“靠!这得是多不靠谱的人才能干出的事啊?自己不行还拉个陪葬?”胖子立刻骂道。

“……得,让我再好好想想。”这事我不能直接和胖子说,我不能把他扯进来,我这么拐外抹角地提出来,他也说不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来。

“等等天真,你该不会是说小哥吧。”我刚打算挂断,胖子忽然没头没尾地冒出这么句话。

“怎……怎么可能啊,小哥又不会害咱们,唉我再想想,想通了再给你打电话。”

对,我忽略了一个重点,小哥不会害我。现在我大概可以确定了我的猜测。

我立刻挂了电话,仔细研究起那个鬼玺来。

2014-04-21 09:29, 15楼

闷油瓶说这次的节点应该轮到我来守,却说让我等十年后再去接替他,这完全说不通。如果他说让我守这门,就算我再不想,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可他不但没让我守,反而直接把我打晕过去来替我。这样的话,到了十年后,他更不可能让我接替他,说不定,他只是想用十年磨光我的执着,让我逐渐淡忘这两年的惊心动魄。

那么这十年之约又有什么意义?

说不定闷油瓶给我的这鬼玺,根本就他娘的是假的!即使是真的,也一定进不去。

2014-04-21 11:26, 17楼



这里是授权

2014-04-22 12:21, 19楼

03

现在知道闷油瓶进了青铜门的人并不多,我知道,小花也能猜得出,说不定二叔也知道了,我忽然间冒冒失失地跑去了长白山,他不派人跟踪是不可能的。

我找到一块手帕包好鬼玺放到背包里,下楼开起我的破烂小金杯去了二叔家。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不想惹出更多麻烦,那么只能去拜托二叔帮忙鉴定这鬼玺了。老九门约定过轮流守青铜门,即使他们违约,多少也该知道些情报,二叔这种半条腿在道上的人或许也能知道。

至于小花……老九门上下现在应该都觉得已经彻底脱离这个麻烦了,说不定和这个秘密有关的一切都能成为敏感词,还是不要把他扯进来比较好,虽然我觉得那家伙也许会来多管闲事。

不久,我到了二叔家,二叔看到我主动来找他,也是有些惊讶,不过立刻就皱起了眉。

他把我让进屋,坐在沙发上,我坐在了他的对面,立刻掏出了那枚鬼玺。

2014-04-22 12:22, 20楼

“……你这是什么意思?”二叔严肃地看着我。

我将鬼玺推了过去。

“二叔,你应该知道老九门和那‘终极’的关系。”我顿了顿,继续说:“这枚鬼玺是真的吗?二叔你别多想,就算我真的要去,也是十年后的事了,我只是来确认一下。”

我这也算是讹他一下,二叔派人跟踪过我,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或许他真的派人跟踪了,但是未必能听到我和闷油瓶的对话,如果是能听到我们对话的距离,估计闷油瓶早就一刀飞过去了。既然如此,我就说一半,留一半,看二叔的反应。说实话,和二叔那种老狐狸中的老狐狸打交道,说不定早就被他一眼看到了底,不过他怎么说也是自家二叔,好歹也不能害我不是?

2014-04-22 12:23, 21楼

二叔的眉头皱了很久,终于定定地看了我一眼:“以前的事,我不让你参与,是因为那水太深,你陷进去就出不来了。这次这事……说不定你爷爷都会把我排除在外,这事我都没办法涉足,你还想趟这浑水吗?”

我心里咯噔一下……二叔这种人都涉及不了的事?

“我不是要趟浑水,这中间的事我半点都不会管,我的目的就那么一个,而且我不会在道上放出半点风声。”我回答。

“你去找解家那小子吧,让他带你去找二爷,这件事我们晚辈也不清楚。”二叔沉默了很久,才对我说。

2014-04-22 12:24, 22楼

不会吧,二叔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我只能想到两种可能,一是他觉得我绝对什么都做不了,二是他一定会在路上打晕我之后绑回家。

“二叔,还有一件事。”我犹豫了很久,终于吞吞吐吐地说出来。

“什么?”

“三叔或者解叔……现在在哪?”我抬起头,逼着自己直视二叔的眼睛。

二叔的表情僵了僵,之后说:“他大概不会出现了。”

2014-04-22 12:25, 23楼

我点了点头,“那……二叔,我走了。”

“小邪,你要是真想去,二叔帮你拦着点消息。”

我惊讶地抬起头,二叔这算……同意了?

看着我疑惑的表情,二叔无奈地说:“我还能拦住你?”

“二叔我就知道你一定是非常疼我的。”我面不改色地狠狠地肉麻了二叔一下,二叔果然脸上挂不住,忙催我快走。

2014-04-22 12:26, 25楼

果然还是要麻烦小花,真是有些过意不去。我掏出手机,找到了小花的号码,上次从张家古楼回去小花伤得那么重,我不禁觉得自己果然是招引灾难的体质。

“喂,吴邪,张家那小哥到底有没有听你劝,果然没有吧。”

电话刚刚接通,小花立刻不遗余力地泼了我一盆冷水。

“小九爷神机妙算果然厉害。”我没好气地说一句:“我要去北京,小花你可得好好迎接一下。”

“来北京?!”小花大吃了一惊:“吴邪,你还要玩什么?你别告诉我你只是来观光的。”

“小哥进了青铜门,他留给我一个鬼玺,让我十年后去找他,具体的事只有老一辈的人知道,总之我怀疑鬼玺是假的,我希望你能带我去找二爷。”

2014-04-22 12:27, 26楼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道:“先说明一下,我不能带你去找二爷,但是我有办法帮你鉴定鬼玺,我现在就去安排,你等等,我马上去杭州。”

“喂喂你又想到什么了?你先和我说一下你的想法,之后再决定接下来的事。”我急忙道。

“吴邪,你是想把张家小哥换出来吧,放心,我帮你,只是这事你自己搞不定。”小花说:“别着急,你还信不过我?我挂了哦。”

“……那行。”

小花真是太大公无私了,小爷不想把他扯进来,他还主动来蹚浑水……怎么说呢,想起张家古楼小花录下的那段录影,还有我去追小哥时他说的那些话,鼻子不禁有点酸。

2014-04-22 12:28, 27楼

于是,我老实地又在杭州做了几天小老板。

大概是在那之后的第九天,事情出现了变故,而变故的来源是我家老妈。

2014-04-22 12:28, 28楼

于是,我老实地又在杭州做了几天小老板。

大概是在那之后的第九天,事情出现了变故,而变故的来源是我家老妈。

2014-04-22 12:29, 30楼

呃,发重了,果然手机不好用啊!!
点击数24,顶贴数0,本页字数6796,总字数432834 瓶邪吧,月影独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