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原创】《往生路》(瓶邪,HE,日更)

2012-02-14 21:17, 1楼

一楼祭吧
二楼说明
三楼正文

2012-02-14 21:18, 2楼


关于文章:背景是天真和胖子从张家楼救回小哥,没有神马坑爹的十年也没有后来继续假扮三叔发现地下室JQ的情节,楼主私心地没让潘子死,而是跟小花一样受了伤而已,当然正文并没有出现潘子,所以要认为他原著结局也没有问题,只是觉得如果潘子死了,天真就真的没法继续天真下去了……
关于楼主:请相信虽然楼主年纪不小,但是真心是第一次写文,无论是瓶邪还是其他,而且近几年动笔写的全是论文性质的东西,所以文笔实在有点不敢保证,只能说我爱惨了这对CP,所以想写点什么东西来纪念他们。希望众位同好勿拍……谢谢!
关于更新:楼主做事情喜欢有计划,这篇文是完成了相当详细的大纲才敢开坑的,所以保证日更,不出意外的话会一日两更,都在晚上,有任何特殊情况会提前通知,字数约在十万左右。
over!下面更新~

2012-02-14 21:21, 3楼


第一章
从张家古楼里背出闷油瓶之后,我着实安了心,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松了下来,加上在张家古楼里的历险让我精疲力竭,所以一进了医院就直接倒下了,睡得天昏地暗,连包扎伤口的刺痛都没法让我清醒过来。

其实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迷迷糊糊地各种梦境穿插在一起,梦里的我一会儿是吴邪,一会儿又变成了三叔的脸,周围一片“三爷”、“三爷”地叫,仿佛回到了在长沙讹人时的情景,但这一次只有我自己,没有潘子镇着,没有小花帮着,各个盘口的人的脸也分不清谁是谁,只觉得都凶神恶煞地迫着自己,我心说,胖子和闷油瓶都救回来了,小爷再趟三叔的浑水作甚,眼下的情景也来不及联系那姑娘,就直接撕下人皮面具来个大变活人,大不了就是破个相,小爷是男人还怕这个?却发现那已经和我的脸融为一体了,我心慌了,拼命地揪自己的脸皮……

“喂,嘿!天真,天真,醒醒,快醒醒!”正揪着,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是胖子!我顿时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猛地推开挡在前头的人就朝声音的方向窜出去,却是脚下一滑,周围一片黑,原来的人都消失了,胖子的声音更真切起来,方知这是个梦。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张大脸出现在视线中,心说这脸够大,果然是胖子。

胖子见我睁开眼,把脸撤了下去,身上顿时一松,才知道这家伙之前一直压着我的胳膊,我疑惑地看向他,胖子活动活动手,返身坐回边上的一张床,在一边叨叨开了,“别看你小子小胳膊小腿在斗里弱地跟个白面馒头似的这会儿倒是力气挺大,要不是胖爷压着你,你自己个儿的脸都要被揪烂了,我说天真无邪小同志,你跟自个儿有啥深仇大恨,这么拼命地揪脸?对了,你脸上那张皮已经被医生弄下来了,现在可真真的是你自个儿的皮啊!”

我扯了个笑,一摸额头一层冷汗,幸好只是个梦,向周围看了一圈,这是个三人间的病房,除了我谁在中间,胖子占了靠门的床,另一边还有一人,背对着我们睡得正沉,似乎完全没有被当才的动静吵到,仔细一看,原来是闷油瓶,顿时安下心来,看来这位爷也应该没什么大碍。

“这医院还挺靠谱,知道咱哥仨是‘铁三角’,给安排一个病房,省得说个话还得串门。”胖子见我坐起来,从床头的柜子上递了瓶水过来。

我拧开喝了大半嗓子才舒服,顺带着也精神了些,便问:“胖子,小哥没事儿吧?小花和潘子出来没?”

“哪能没出来,这都三天了,花儿爷伤得挺重,连夜被解家的人接回北京了,昨儿打过电话,已经没事儿了,就是得好好养养。老潘跟三爷堂口的那几个在隔壁,他们有‘体己话’说,不便去搀和,你二叔也来了。”

我心说我问了俩问题,不带只回答一半的,忙又问了遍,“小哥没事儿吧?”

胖子剥这一个鲜橙的皮边说道:“我说天真啊,咋没见你惦记着胖爷呢?小哥那不好好的么,不然能跟咱住一块儿。”

我心里翻了个白眼,“你不好好地醒着么,那一堆果皮可别说是耗子干的,能有啥事!刚不是说都过了三天了,小哥还没醒,当然要问问,不行咱也学小花,别是这儿的医疗条件不行。”

胖子嘿嘿一笑,倒是笑出了家有贱狗的风范,“我看小天真对小哥就是上心。”

我把喝完了的矿泉水瓶砸他身上,“想什么不和谐的事儿呢你!”

胖子稳稳接住,笑得更贱,我怎么看这个表情怎么眼熟,就是想不起哪里见过,“胖爷也没想啥呀!咱不铁哥们么,说你体贴铁哥们怎么了又!小哥早醒了,比胖爷还醒得早,要说人小哥就是牛,依我看,小哥那身宝血跟那啥杀毒软件似的,还自带修复功能。”

我直接让他闭嘴,心说要闷牌宝血真有修复功能,那还不得够上天山雪莲的地位,连带着闷油瓶都能成唐僧的等级了。想象着西游记里头妖怪商量吃唐僧肉的情景套到闷油瓶头上,不过按闷大爷的身手,直接把唐僧和孙悟空合二为一了,瞟见边上的胖子,可以抵个猪八戒,嗯,小爷我再客串个沙和尚,咱可以凑合一出《斗游记》。

想着想着,我忍不住笑起来,看得胖子一脸莫名,我挥挥手,赶紧拿了个橘子剥着吃。真好,那一刻我是由衷地轻松,背了那么久的枷锁总算放下了,虽然心里头的谜还没有解开,但经历了这一出,我算是真的看淡了,这世上谁还没几个谜?好好珍惜眼下的日子才是真的,浑水越趟越浑,三叔的事、堂口的事自有二叔去接管,我就好好地继续当我杭州西湖边上的古董店小老板,斗是绝对不下了,然后逢年过节正好路过的时候跟胖子、闷油瓶、小花啥的聚聚。小店儿开着,小王萌挤兑着,来盅小酒,摆几碟小菜,这小日子过得!

醒来那天下午让医生给做了个检查,说都是皮外伤,只要好好休息就成,年轻人身子骨壮得很。二叔也过来了一趟,说了我昏迷这几天的情况,还说接下来的事他自有主张,让我别操心,出院了就赶紧回杭州去,好好跟我爹妈解释这些事情,出了这么多事,他们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我可劲儿地点头,乖乖地答应一定回家去跟爸妈好好说清楚,不让他们再操心。第一次我觉得二叔啥都不打算告诉我的话这么动听。以前我向往过三叔的生活,被道上人尊称一句“三爷”,现在我想想,我还是更愿意被七分戏谑三分认真地称为“小三爷”。

2012-02-14 23:15, 5楼

以后一更的话8::45左右,二更10:45左右~在学校晚上十一点要断电~所以还是统一时间吧!今天除外……

2012-02-14 23:17, 6楼


第二章
睡了三天,当然没那么容易再继续,尤其赶上胖子那效果惊人的“交响曲”,我靠在床上有些无聊,开始对着天花板发呆,有一搭没一搭地继续剥橘子吃,幸而橘子管够。

“吴邪。”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轻淡的声音把我从发呆的状态中揪了出来,我啊了一声转头,才发现闷油瓶已经脱离了蝉蛹的状态,跟我一样靠坐在床上,那双始终波澜不惊的眼眸看着我,比在北京分别时略长了些的刘海,因为靠窗的缘故,逆光而来,像是笼罩着一层柔和的光芒,蓬松柔软,不知怎么就觉得让人很安心,很想微笑。

“吴邪?”闷油瓶又叫了我一声。

我回过神来,发现我真的笑了出来,还是那种傻的可以的笑,尴尬地扒扒头发,余光正好瞟到手里剥好的橘子,忙递上去,“小哥,你醒了,吃橘子不?”

闷油瓶接过橘子,双手一合,整个包在手心也不往嘴里送,难道是觉得橘子太冷,要攒热了再吃?我尴尬着不知道说什么好,闷油瓶不是胖子,虽然有很多问题想问他,但跟他说话我不敢不小心翼翼,所以现在我特别希望胖子一个翻身醒过来,破破眼下的情形,只是听着那呼噜声渐入佳境的架势,我只能求人不如求己,搜肠刮肚了好一会儿,道:“小哥,张家楼那些东西你都看到了吧?”

“嗯。”闷油瓶岿然不动安如山。

我看他一副不想聊天的样子——当然我也没见过他想聊天的样子,顶多只有被我问得紧了,不得不回答时才话多几句。既然如此……闷大哥,您何苦打断我跟天花板交流感情呢?让我一个人发呆不挺好,难道是因为天花板是您专属,所以才不想让我染指?

“吴邪。”

我正幽怨着在内心咆哮的时候,闷油瓶却难能可贵地开口了,我忙抛开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应声:“小哥你想说跟我说什么?”

“我都看到了。”

哈?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他看到了?愣了一会神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回答我之前的问题。“呃,那啥,小哥,我在张家楼看到了历代‘张起灵’的棺椁,上头说‘张起灵’是张家的族长,这应该就是你的身世吧。”

闷油瓶点头,“确实如此,包括二十年前的事情。”

我诧异,难道张家楼里还有对二十年前那个史上最大的盗墓事件的记录?!怎么可能,按时间来说,如果这件事的始末被记录在张家楼,那必然应该在我和胖子经过的那几个房间之中,但是我们却并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难道是被闷油瓶和霍仙姑那伙人先拿走了?

我很想能得到一个完完整整的真相,经历了这么多,想解谜却引来更多的谜,这种感觉很不好受,这么个知道真相的机会放在我面前,不知为何,我却并不想问下去,相反的,我发现我对另一件事更为在意。

“那小哥,你什么都知道,以后有什么打算?”

闷油瓶这时倒是想起他手里的橘子了,慢条斯理地剥开,“吴邪,你不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而我又是谁么?”

我嘿嘿一笑,摇摇头,“小哥,要换成以前的我,哪怕死皮赖脸,我也肯定想怎么从你嘴里套出点东西来,可是现在,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小哥你要是愿意说,那就是拿我当哥们,要是不愿意说……其实,吴邪有自己的人生,不好好过自己的日子,非去纠结已经过去的秘密真是傻,我应该相信我的家人,爷爷、二叔、三叔这么想我能脱离出去,我干嘛非得蹚浑水呢?小哥你说是吧。”

闷油瓶不知是否认真地听我这么深沉的真心话,依旧一瓤一瓤地吃着橘子,含糊着嗯了一声。

“所以小哥,以后我大概再也不会去下斗了,其实我跟你还有胖子一块下斗的时候一直挺拖油瓶的,老让你救我,还特能招邪。”说着,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偷眼瞧瞧闷油瓶的脸色,似乎有些阴沉,难道是因为我要脱离“铁三角”么?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无论如何,他和胖子都是我的生死之交。“那啥,小哥,虽然我不跟你们一块儿行动,但我吴邪绝对拿你们当换命兄弟,我那小铺子永远都为你们开着门,你们有啥事都可以来找我,就算要我吴家倾家荡产,我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哪天还要我跟这回似的来救你们,那绝对义无反顾。”
闷油瓶抬头看我,他的眼中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光彩,不是淡漠空洞,不是苍茫悲凉,不是沉重痛苦,不是风淡云轻,总之不是闷油瓶曾经出现过的所有神色,我只觉得这种光彩让他染上几分人情味,不再是谪仙似的那个倒斗一哥。

看着这样的他,脑海浮现了格尔木篝火下的场景,我曾经答应过他,“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然后是在北京霍家,他让我带他回家,心中一动,脱口而出:“小哥,你想找跟这个世界的联系,起码在我这儿,能给你个保证,只要我活着,就会记得你。”

闷油瓶微微扬起嘴角,露出一个真正地微笑,那种弥漫到眼底的微笑,“吴邪,我也会记得你,还有你的铺子。”

看着这个样子的闷油瓶,我洋溢着源源不断的高兴,一直以来,总觉得闷油瓶一直救我帮我,但这些可能只是他的善心,而今天,我算是踏实地知道,他也当我是换命兄弟,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突然特别想给他一个拥抱,也不知谁借的胆子,我直接跳下床,一步跨到他面前,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给了一个结实的拥抱。

闷油瓶肯定愕然了一下,大概在他记忆中还没有活人这么“偷袭”过他,身体瞬间僵硬了起来,不过还是很配合地回抱了我一下,当然身体依旧僵硬。后来想想,这个时候他肌肉调整成作战状态,该不会是把我当粽子防备着吧?

“你们这是……”一个声音打断了这个和谐的情景,我忙松开拥抱,回头看到一脸诧异的胖子,嘿嘿一笑,道:“胖子,赶紧过来,咱‘铁三角’一起来个拥抱。”

胖子听着我这话,反而后退着都靠到了墙,“你俩甜甜蜜蜜非拉上胖爷干什么,胖爷才不当第三者插足。”

“死胖子胡说什么呐!小爷难得感性一回,你非得思想龌龊歪曲。”我恨恨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又抱了抱闷油瓶,“小哥,咱不跟那思想不纯洁的胖子为伍。”

“嘿!天真无邪小同志,胖爷不就是说了一句‘甜甜蜜蜜’么,不带这样‘吹枕边风’的!”

“死胖子你再说小爷就废了你!”…………

————————————TBC————————————————
呃。。。果然很新手,连tbc都忘记了。。。

2012-02-15 12:27, 9楼

O(∩_∩)O谢谢~其实对于楼主来说,情人节、七夕、圣诞节、万圣节神马的都自动跳转为——基友节!

2012-02-15 20:42, 11楼

嗯,于是现在来更新了~~

第三章
在广西那边的医院住了一个多星期,被批准出院,二叔一早给我准备了回杭州的机票,几乎是挟持着我去了机场。胖子更早地上了回北京的飞机,潘家园的铺子放了太久,他不像我有家里人帮着管着。闷油瓶却留在了巴乃,张家楼里还有太多他在寻找的东西,他必然还得再下去几次,况且经过上一次,张家楼的危险性大大下降,对闷油瓶来说,进去就像到博物馆参观一样,我没理由阻止,只嘱咐他千万小心并把自己的地址电话邮箱QQ(不知道他会不会用……),所有联系方式一股脑地给了他,还求了留在那儿善后的二叔在能力许可范围内看着点闷油瓶,出个啥事也好及时通知。

几个小时的飞机,再次踏上杭州的地界时,我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凌晨的机场依然不见冷清,等着飞往世界各地的人看报纸、上网、打电话、聊天,或者焦躁地看着时间,当然还有不能或缺的离别。这才是我的世界,我应该熟悉的生活,而不是在斗里死去活来,嗯,以后若是有机会,一定要拉闷油瓶来到处看看,这家伙看上去简直“不食人间烟火”,给根烟都能直接嚼了,顶着张二十多岁的脸,过着七老八十,不对,大概是百年以前的人的生活,真他娘的穿越。不过闷油瓶到底几岁了?看那架势,至少跟三叔是一辈,说不定我得叫他张大絥爷,张老太爷,张祖絥宗?!

我忙摇摇头,把胡思乱想的念头摇出去,紧紧领口,走出门,实在烦得去坐夜宵线,狠狠心一路打车回了西泠印社。

我的铺子是个带后院的小二层,楼下做生意,装修成那种典型的古董店,空调被巧妙地按在正好被架子遮着的角落,咋一眼,还真找不到现代化的设备。哦,还有王盟那小子的笔记本,就这么直接扔在柜台后头放着积灰的根雕茶托上,也不怕遭了贼,不过转念一想,要真有贼光顾我这儿,架子上哪样东西没这笔记本值钱?有点眼力劲儿的贼都会先偷古董吧。

后院挺大,我没耐心打理花花草草,而且种这些蚊虫多,一到夏天,我的蚊子雷达全开,都不敢穿短打,否则,绝对体无完肤。所以索性开搭“违章建筑”,变成间小套间,不方便在厅里谈的生意就转移过来。当然基本上没用上过,慢慢就变成我和王盟休息小睡、吃饭的地方。

二楼是我的屋子,隔成两室一厅,还带厨房,有时候咱也“新好男人”一回不是,比如现在,大半夜地饿得慌,觉得煮一包泡面还不够,干脆放了俩面饼,反正家里就我自己,怎么吃都没人注意。

饱饱地吃完,懒得洗碗,搁池子里泡着,直接扑床上会周公,迷迷糊糊间想着,被子这么就没睡了,也不干净,明天都得洗了,嗯,屋子很久没住人了,得大扫除,嗯,那洗澡也放明天吧……

第二天一早我是被楼下嘈杂的人声吵醒的,西湖边上人多,每天来来往往都有一波一波的游客,节假日尤甚,我是又爱又恨,人多当然生意好,但人多也会各种麻烦,比如现在。

我扯着被子蒙住脑袋企图将所有的声音隔绝在外,过一会就会被闷得不行,钻出来喘口气之后再蒙进去,如此反复直到实在忍受不了,只能鼓起勇气从被窝弹起来,再迅速跳下床,换衣洗漱一气呵成,以防止因为跟床长时间的缠絥绵而又躺下。

“王盟,王盟!”我边用手指扒拉几下鸡窝头,边快步下楼。

“老板——?!”王盟拔高的嗓门“振聋发聩”,接着就看到一个身影窜到了我面前,让我硬生生地在离地面还有两级的楼梯上驻足,让他上上下下打量。

呆了一会儿,我一个毛栗子敲到王盟脑袋上,“你这种瞻仰仪容的眼神是怎么回事?!还不快端茶递水,老板我要检查你的工作业绩。”

王盟摸着脑袋,傻呵呵地笑:“老板你可回来了,前两天老板娘还到店里来过,说你老不着家,到处野,也不知道他们会担心来着。”

我横睨他一眼,“什么‘老板娘’?!那是老板的娘!让你整天老板娘老板娘地喊,人家还当小爷我榜上富絥婆了。”

王小盟殷勤搬来椅子,端上茶水,然后又给自个儿搬个小板凳,坐在我面前,那架势,特像要上来帮我捶腿的狗腿子。“老板,你这次出去有啥故事给我讲讲呗。”

“你小子以为老板我是去干什么?我那是去救人,你当我微服私访呐!艳遇几个妹子,再上演一出‘大明湖畔的夏雨荷’?”我没好气地答。

“那人救出来了?”

“那是自然,”这小子真是没眼力劲,“要不我能有功夫跟你磨牙。”

王盟点头,“也对,要救不出来老板你铁定得哭着回来。”

我抬手又一个爆栗,“你才哭着回来,小爷是男人!流絥血流汗不流泪的男人!又不是韩剧里头的妹子。”

“哎哟!老板你偷袭啊!”他捂着脑袋满脸控诉。

我得意洋洋。之后很简单地看了看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的账本,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固然没有什么大生意,日常的事情倒也打理得井井有条,满意地合上账本,“王盟同志没有辜负组织对你的信任和老板我对你的期待,干得不错,所以,从今天起老板我决定给你加工资,嗯……加两百吧,你要卖成东西还给提成。”

王盟愣了片刻,掐了把自己的脸蛋,疼得龇牙咧嘴,然后小心翼翼道:“老板,你不是说着玩儿吧?”

我摇头,“当然不是。”

“老板,你不会这回出去中邪了吧?!”

我怒,“小爷给你涨俸禄你居然怀疑?不想涨直说。”

“没没没!”王盟摸絥摸后脑勺,“我就是奇怪,老板怎么突然就要涨工资了……”

我不耐烦地站起来,“少废话,就这么决定了,老板我现在去吃早饭,你看着店。”说罢直接出门。其实,王小盟同志,你老板我只不过觉得这样的生活很美好而已啊~!


——————————————TBC——————————————————————

2012-02-15 20:43, 12楼

于是我想说原来还有和谐测试器这个东西。。。
二更十点三刻~~
一开始会居家一点,然后下斗~~

2012-02-15 22:25, 15楼

三克油~楼主表示有人看就是各种动力啊!!XD

2012-02-15 22:25, 16楼

这个看名字必须互粉~

2012-02-15 22:46, 20楼

我的SF不用抢哈~~(*^__^*) ~~
客官你的ID。。。今天挠门了么?

2012-02-15 22:50, 21楼

嗯!关于盗笔的歌我最喜欢的就是《天真》和《不朽》!
我从来没有搞清楚过过年的步骤 > _ < 神马祭 拜 祖 先用的菜都有讲究啊!要固定数量固定菜色,有各种说法,我只知道“年年有鱼”。。。

2012-02-16 11:46, 27楼

我忘了老妖的《无邪》了ORZ~老妖的声音啊!!!!我是被他的广播剧煞到的~~真是一把华丽丽的好嗓子!绝对是攻音啊!!

2012-02-16 11:47, 28楼

《天机》?木有听过~~我去听听看!嗯~~

2012-02-16 11:47, 29楼

O(∩_∩)O~~谢谢!尽量写得好一点!我得拿出封存很久地文字功底啊~~

2012-02-16 11:50, 30楼

8会的~~楼主最近各种攒人品,不干这种坑人的事情~~
P.S.说明里讲过楼主写好了详细的大纲文,想坑也不容易了。。。
点击数39,顶贴数0,本页字数7997,总字数181249 瓶邪吧,喵御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