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风再起时(被删重开)

2017-09-12 16:18, 1楼

原贴一个月被删了三次,总觉得再开这个帖子十分罔顾天理。
高楼没了,无数长评没了,精品贴标识没了,你说惨不惨?老惨了!
但是我故事没说完,起于贴吧的故事也应该在贴吧终结,也算给一路追文的小可爱们一个交待。说了不坑,那就不坑,哪怕度受气我虐我,也!坚决不坑!
但是……前文,就真的不贴了哈。十几万字贴下来,我会成为一个废七。

2017-09-12 16:21, 3楼

都来报个道,让我知道你们找到了组织。前文放群里,欢迎加入Seven,群号码:634975098。下面就直接从最后一次更新的位置开始更。原贴真不回来的话,就……随缘吧。(就这么个新帖我还开了两次才成功,又蠢又丧

2017-09-12 17:37, 13楼

四十四
之后再接到陈炎电话,冯易很是不耐。
原本,他想要关心的是顾然可能的抑郁症。可惜一场不欢而散的言谈后,他几乎将此事丢在了脑后。闲暇时,他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此事,也渐渐从最初的愤怒失望中咂摸出一点其他的味道来。顾然其人,他如今看不明白,陈炎如何,他也知之甚少。
那日,陈炎说因为做了错事才让顾然离开了他的话犹在耳畔,此刻想来,却也觉得疑惑。在顾然的叙说中,只言及自己被包养,却对其间细枝末节勾勒甚少。如果真相果真轻描淡写如顾然所说,那陈炎的愧疚与那份近乡情怯,岂不是毫无由头?
只是种种猜测却也难探究竟,毕竟,他尚且不愿将他与顾然之间的事告之叶经纬,此刻就自然更加不愿让陈炎知晓。他又不是爱告黑状的熊孩子,自己没想好如何处理就满世界寻求庇护岂不是叫人笑掉大牙?因此,接起陈炎电话时,他只撂下一句“陈总,你整天在我这打听,真不如自己去关心。隔着一个人,你们能有进展吗?”便将所有不愉与尴尬含糊了过去。
嚣张么?冯易挂了电话后扪心自问。他虽然说不出个所以然,却隐约觉得这么直截了当也没什么不妥。本来嘛,前事种种,他暂时还不能不生气。至于这份与自己人闹别扭才会有的肆无忌惮的迁怒,此刻的他,还没有意识到。
这几日剧组的戏排的满满,连续两个大夜过后,人人都疲惫不堪,好在再过两日就可以基本结束在此地的取景,《别人间》所有的外景拍摄将宣告结束,这也是件令人欢欣鼓舞的事。
受外景地条件所限,片场的化妆间不算充足,即便是腕儿如顾然这般,也没有单独的化妆间,往常都是冯易与他共用一间。好在顾然向来随和,从不在这点上提过多要求。这几日每每给顾然上妆,化妆师何姐总是轻按着他的下眼睑说道,“哎,黑眼圈都要遮不住了。顾然啊,你是睡不好吗?还是这几天的夜戏把你们累坏了?”。何姐是圈里的老前辈了,对待顾然他们这些年轻的新秀,从不拖大,也不妄自菲薄,只是如家里的长辈一般,絮絮地说一些关心的话。
“没事,何姐,多盖点粉就行了。”顾然淡淡地说。
背对着他坐在另一座化妆台前的冯易没有吭声,只是从面前的镜子中抬眼看了身后的顾然一眼。镜中的顾然沉静地坐在原地,身旁的何姐正侧身为他画眉,长睫下是平静如水的瞳孔,毫无生机地盯住镜面。仿佛是有所感应,顾然也在自己面前的镜中捕捉到了冯易的目光,两人的视线机缘巧合下于镜中相遇,顾然冲着镜子里的冯易微微笑了笑。冯易愣了愣,几乎以为那抹笑意是自己臆想出来的,想要再仔细看看,镜中的顾然却已然调转了视线。
冯易轻不可察地哼了一声,心底有些微微的怒意。顷刻之后,他又舒展了眉头,垂头自顾自地玩手游。
待二人化妆完毕,一前一后走出化妆间,冯易的助理小勇拿着冯易剧中的佩剑亦步亦趋跟在身后。顾然不带助理的习惯由来已久,此刻也只是提剑径自走在前面。三人不多时便来到片场。
今日的戏份恰是《别人间》最后一组外景取景,拍摄的是一场马上打斗戏份。拍摄顺利进行到一半,此时片场众人正在将一辆马车套好,为下一场戏做准备。顾然在一旁比划接下来要用到的剑招,冯易将腿翘在一旁的栅栏上做着拉伸。又是对手戏,二人却几乎连例常相互过词也没有,只是各自忙碌,等待开拍指令。
这一场戏要拍摄的是霍思骑马从远处奔来,追赶上驾着马车的哥哥霍恩,继而展开一番激烈的打斗。原本这种高难度的动作一般都是叫武替代做,可是郑龙导演的剧组本就对细节要求颇高,顾然也轻易不愿用替身。冯易本没什么讲究,可是既然顾然不愿用替身,他自然也不愿失了专业。

2017-09-12 17:37, 14楼

剧组选用的马都是被驯服过的,顾然与冯易又都精于骑术,二人稍微准备一二就分别就位。放荡不羁的剑客霍恩一手执缰绳一手执剑地赶着马车,身后传来一声厉喝,“霍恩!事到如今,你想一走了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J镜头中的霍恩恍若未闻,只是平静地驾车继续前行,身后的马蹄声渐渐逼近,终于呈现并驾齐驱之势。四个机位从各个方位全面捕捉画面,马车咕噜噜地压过黄土地,“叮——”地一声,马上的霍思拔剑相向,马车上的霍恩反手以剑鞘相格。
二人放慢速度,半空中的大摇臂将摄影机缓缓推进,镜头前的一招一式都被放慢了动作,两匹马仍旧在缓慢地奔跑。拍摄进行的十分顺利,片场安静如斯,有几声不寻常的“咯吱咯吱——”的声音传来,只是全神贯注于戏中打斗的顾然与冯易都未能听到。
“咯吱咯吱——”的声音渐渐放大,奔驰中的马车忽然已一种奇异的角度歪向一边,当坐在车前的顾然察觉到不对时,已被手中的缰绳带来的惯性从车上拽了下来,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尚未完全痊愈的脚踝瞬间感受到一阵刺骨的疼痛,当即便低声惨呼。裂开的马车塌在一边,巨大的声响惊动了前方的马匹,降落的摄影机尚未来得及升起便拦住了惊马前行的路。惊马仿佛失了控制,调转回头便与冯易胯下之马撞在了一处,继而如掉了头的苍蝇一般慌乱地朝后方奔驰而来。在一片惊呼声中,冯易从马上翻身而下,一把抓起跌坐在地的顾然朝一边躲去。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顾然被掀翻在一边,模糊的视线里是惊马扬起前蹄狠狠地踏过冯易的后背处。
点击数35,顶贴数51,本页字数3024,总字数50457 潇湘溪苑吧,云七阡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