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西泠分警局刑侦科纪事(架空,破案,剧情,HE)

2012-11-12 01:13, 1楼

基本是架空设定,存货充足,能保证日更到第一个案件结束,大约是一周左右吧,如果爱看的姑娘多会有多一点的案件OVO~除了瓶邪之外没有别的CP倾向,也不会刻意丑化和扭曲原著人物,写架空是因为我原著只看了一遍,还没有来得及仔细分析解谜,如有重大错误和遗漏请告诉我,我会改的~

因为我比较不擅长写感情戏,所以通篇基本是几个人在耍帅破案的过程……当然小甜蜜是会贯穿始终的,我一直觉得男人之间的感情就是会一次次并肩作战中加温,所以这篇文并不是纯爱系的,如果有机会能多写几个案件,最后会给两人的感情一个交代!请各位姑娘体谅~

2012-11-12 01:14, 2楼


我叫吴邪,是杭州市西泠分警局刑侦科的一名警员,西泠区其实很太平,我们这一组是小事不够管,大事管不着,我又是新来的,所以经常会被安排抽调到别的组里帮忙,调来不到三个月,我整个警局上上下下都跑熟了,今天帮交通科处理车祸,明天又到治安组宣传巡逻,现在从局长到扫地阿姨,任谁都知道我是十项全能的小吴。

昨天晚上我又被派到行政科,帮队长陈文锦整理了一天资料,他们队里的人也不知道都死哪儿去了,就剩下一个队长,一个也是新来的王盟,还有一个快退休的陈大叔。陈文锦是女的,又是队长,我们不好意思劳动她,陈大叔一副眼皮都抬不起来的样子,身上的力气只够喝茶,我们也不好意思让他动手,王盟跟我忙了整整一天,总算把整间屋子里摞上天花板的资料都整理归类,陈队长中午请了我们一顿工作餐,晚上到快要交班的时候送我回刑侦科,还说:“小吴真能干,怪不得谁都夸你。”

我连连说队长客气了,应该的,她又补上一句:“这些资料只有纸质版,明天开始要录入电脑,还得请你帮忙。”我脸上的笑容马上僵住了,但还是撑着说不要紧不要紧,一边扶着腰走回到刑侦科去,刚进门就跟散了架一样扑沓在桌上。

行政科组长吴三省,也就是我三叔,视线从报纸上滑过来扫了我一眼,又抖了抖报纸,哼了一声说:“累了?”

我连忙直起身来说:“不累!”

“不累的话,明天帮我加个班。”他的话顺理成章。

“我靠,上个礼拜就是我帮你加班,你还想怎么样!”我恨恨地说:“把你大侄子不当人使唤?”

“我有正事。”三叔的语气很是一本正经。

“算了吧,你有什么正事,不就是跟陈队长拍拖?”我不屑一顾,这么大年纪了,还跟毛头小子一样,三天两头出去约会,逛街看电影,还谈什么人生哲学星星月亮。

没想到三叔毫不生气,反而得意的说:“什么时候你小子有对象了,我就给你放假让你出去拍拖。”

2012-11-12 01:14, 3楼

一句话把我噎住了,只能不吭声出去倒茶喝,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喝一口就烫着了,我正手舞足蹈的时候,队里另一名警员王胖子砰地开门进来,热情洋溢地打招呼:“队长!小吴!呦,就你们俩呀?”

这胖子是个豪爽人,我刚来第一天他就拍着胸口上的肥膘说以后跟哥混,哥罩着你,被三叔用报纸揍了一下说,我们这是**局不是黑社会。三个月来他确实帮了我不少,我虽然是西泠大学毕业的,但老家不在这里,杭州又太大,西泠分警局附近并不熟,一开始是他帮着我找房子,介绍饭馆,人义气又实在,我一直很有好感。只是我们这一组的人经常是早晨来报道,然后就被分派到各个地方去帮忙,所以在警局跟他见面的机会反而不多。

胖子一进门,反手就把门关上了,神神秘秘地凑到三叔旁边说:“头儿,听说了吗,咱们估计有活儿干了!”

三叔扫了他一眼说:“什么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就跟土匪一样,那叫任务。什么任务?”

“是是,任务任务。”胖子马上换了个说法,“我路过局长办公室时候,听秘书小霍说……”

“你又去勾搭人家小霍?!”我也忍不住插嘴道。这胖子,看见漂亮小姑娘就走不动路,看着一脸急色相,其实就是有点儿花痴,他这样子,如果长得像我们组张起灵,那估计就是个情场浪子,可惜白瞎了一张还算端正的脸,给肥肉挤得变形成哈哈镜了,只能担着色狼的名声,实际上倒什么也没干过,整天围着局里的霍秀秀转悠,连人家一根头发都没碰。

“去,去,什么叫勾搭,咱们这是**同志之间正常的交流感情,你这小崽子鸡知道什么。”胖子很不满地反对,我切了一声,转身喝茶,就听见他压低了声音跟三叔说:“头儿,西泠学院前阵子收到恐吓信了,你知道吧?”

“不就是毛都没长齐的臭小鬼吗?事情早完了。”三叔说。

“不对,那两个小鬼没见过世面,在总局里叫人一审,吓得屁滚尿流,什么都招了。原来这是有人指使他们干的!俩小鬼供出来之后,就想立功赎罪,给他们的联络人打电话,结果是空号,去他们接头的单元房里一找,人家搬得空空的,连个屁也没剩下。总局关了他俩几天就放出来了,结果刚才,你猜怎么着……”胖子说到这儿,声音更低了,三叔骂了他一声说:“你做贼了?!鬼鬼祟祟,大点儿声!”

2012-11-12 01:14, 4楼


“一个小鬼死了!”胖子是真实在,铿锵有力地就差喊起来,我一口茶差点喷出来:“死了?!”

“对呀!是被人杀的,他爸妈都塌了天了,另一个小鬼哭的满脸鼻涕眼泪,到总局去,扑通一声给张局长跪下了,抱着腿就不撒手哇!说如果**局不保护他他就上吊,反正出去也是个死。”胖子说得绘声绘色,我突然觉得一阵紧张又一阵兴奋,刑侦科就是处理重大案件的,在这儿窝了三个多月,总算我有机会施展施展,虽然对死者有点不敬,不过我们给他报了仇,想必他也就能瞑目了。

胖子刚说到这儿,门又被推开了,潘子一边往里进一边说:“这大热的天不开门,你们干嘛呢?”张起灵跟在他后面走进来,一如既往的半句话也没说,往我对面的位置上一坐,低着头又开始出神。

“潘子,小哥,回来啦。”我打了声招呼,潘子冲我挥挥手,张起灵大爷抬起他贵比千金的眼皮赏了我一眼,点点头,还是连个声儿也没出。

“今天真应该让小三……呃,让小吴跟着我们去交通科的。”潘子直接抢了胖子刚泡的咖啡,咕嘟咕嘟灌下去就坐在桌子上说,“小吴不是整天吵着要见识见识吗,今天那车祸我这么多年都没见过,一辆车追尾都追尾,追了一里路,都跟被鬼撵了似的,真邪门。”

这潘子年轻时候跟我三叔混过,那时候我三叔还在道上混,他叫我三叔一声三爷,一辈子都没改过来,虽然三叔最后洗心革面当了**,私下里他还是三爷三爷的叫,叫我小三爷也叫了好几年。潘子打过越战,身上的疤一道盖一道,虽然名义上是三叔的手下,但我对他一直是尊敬加崇拜,他追随三叔从黑道走到白道,从来没有过二心,我常想,这辈子如果有这么一个兄弟,那就算永远没有妞也算值了。

胖子不等他说完,就截过去:“那点儿事算什么,就是有功劳还不是交通科的。咱们是出力不讨好。”

“那可不一定,张小哥今天出了大风头,我看明天报纸就要登出来咯,咱也跟着沾沾光。”潘子又倒水涮杯子,直接一扬脖儿就灌下去了。

“什么意思?”我有点儿奇怪,问了这句话又转头去看张起灵,不过要想他回答我估计是不可能的,总不能指望这样的闷油瓶子突然口若悬河,跟我描述他如何神威盖世,潘子当然也知道,就回答我说:“今天这事儿真的很邪,不是我说,远远的那么多车抛锚,一大群人围着,还设了路障,竟然后面还不断有车要撞过来,我们都围在那儿的时候,一辆丰田突然窜上去,减速都没减,有个女记者吓傻了,眼看就要给撞上,小哥就这么呼的一步冲过去,抱着那个女记者,然后一跳,在空中翻了个身,正好让过那辆丰田,落在车后面,女记者是千恩万谢,就差以身相许……”

2012-11-12 01:14, 5楼


他说到这儿我忍不住就笑了,胖子不满地嘟嘟囔囔说:“现在的妹子,唉,眼界就是浅,车到山前必有路,丰田就是刹不住,胖爷我要是在,用这身神膘把那丰田顶一边儿去,就都知道我的好处了!”

我笑得直拍桌子,侧头去看张起灵,他却没有什么反应,好像潘子说的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抬眼来盯住了我,我一下愣住了,同时觉得有点不自在,他的表情也看不出是什么意思,我伸手摸了摸脸,好像没沾上饭粒,又整整头发,发型应该也没问题啊,再转头去看张起灵,他又没事人一样低头去看着桌上的资料,嘴角却好像有点上扬的趋势。

在我出神的时候,胖子又讲了一遍西泠学院收到恐吓信的事情,说到其中有人被害的时候,潘子显得很严肃,他抽了根烟点上,皱着眉头:“这么说局长可能会让咱们调查?”

“不会,咱们这个分区刑侦科,上不接天,下不接地,大案子办不了,小案子又不值得办。这种事情,估计总局的刑侦科会接手,咱们协助查案。”三叔说,“你们几个小兔崽子给我听好了,可别出去丢我的脸。”

听他这话的意思,估计查案十有八九是成了,别说我激动,就连胖子和潘子也是一年抓不到几件案子,往小里说,这是影响业绩,往大里说,这是才华得不到施展,所谓报国无门啊,所以我们都很兴奋,果然不一会儿霍秀秀就来通知,让三叔去局长那里一趟,这霍秀秀是个小美女,别说胖子动心,就是我没事也喜欢多看两眼,她家跟我家有点拐弯子关系,所以她一直喊我哥哥,三叔走了之后她就进来,拖了一把凳子坐在我旁边,说:“吴邪哥哥,最近还习惯吗,我看你好像挺忙的。”

“还行,你怎么样?比我还忙吧。”我笑了笑,问她,“去年到你家去拜年,伯父伯母还跟我抱怨说你过年都不回家。”

“一回去就给我介绍对象,有什么意思啊,我只好躲着了。”霍秀秀撇了撇嘴,突然凑近我,笑着用很小的声音说:“不如,我就跟他们说和你好了,怎么样?”

她的声音就像一片羽毛擦过我的耳廓,我顿时觉得脸红了一片,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再看她表情,一脸笑容,三分狡黠,也看不出是真心还是假意,我也只能笑着说:“我哪儿配得上你,伯父伯母肯定不愿意。”

刚刚说完,就听见桌子对面一阵响动,我们俩一起转头,就看见张起灵站起身来,还是那样面无表情的整理档案,拿了一摞就出门了,我下意识觉得刚才的对话给他听见了,是不是他真的以为我们俩是那种关系,所以听见了赶紧躲开?这闷油瓶经常装聋作哑,怎么现在突然知道避嫌了?

倒是胖子在后面重重咳嗽几声,说:“小霍小霍,你来,胖哥有几句话跟你说。”

秀秀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就笑着站起身找胖子去了,两人嘻嘻哈哈的闹了一阵儿,三叔推门进来,说:“小兔崽子们,咱们有事干了,明后天的周末统统取消,全部加班,这案子不破,谁也别想回家,破了案,我请所有人楼外楼搓一顿,想吃什么都管够!”

2012-11-12 10:23, 10楼


所有人都是干劲十足,齐声说了句好,秀秀就告辞出去了,张起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进来,就站在角落里静静的听三叔安排任务。

“事情现在还难以定性,明天总局会派人过来协助,现在任务主要分两块,一块是去调查死者的死因,看能不能抓到什么线索,一块是潜入西泠大学暗访。不用我说你们也应该知道,一般威胁勒索很少会发生在学校,这一次不仅发生了,而且在事情败露之后很快杀人灭口,说明背后肯定有一股黑势力,黑势力跟学校有瓜葛,这个很罕见,在收到威胁信的时候总局就找过校领导,校领导的态度很奇怪,说是收到了威胁信,等我们的人过去之后,又说信件不慎被泼上了墨水,只能看到几个威胁的字眼,本来总局也没当一回事,直到在一间教室里搜出炸弹才引起重视,等顺藤摸瓜找到嫌疑人黄华和王光祖,本来事情就算完了,但昨天这个叫王光祖的在一个菜市场被害,黄华来请求保护,又供了一些细节,总局觉得可能有幕后势力,并且掌握了一定武器弹药,所以才要我们刑侦科来查,都听懂没有?”三叔大概把案情说了一遍,问道,我们都点头回答懂了,他才说:“明天,潘子和胖子去命案现场,你们两个比较有经验,眼睛尖点儿,吴邪,你是西泠大学毕业的,看着也像个大学生,你就潜进学校里去暗访,发生了这种事,学生肯定议论纷纷,如果学校真的跟黑势力有交集,说不定有人目击过什么,你多问问,看有没有线索。”

我点了点头,说“行。”三叔又继续说:“小张跟我一起去总局,找那个黄华问清楚,看他到底都知道些什么。我们随时保持联络,把通讯器都戴上。”

这一天晚上我都是在兴奋和激动中度过的,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第二天天一亮就蹦起来,换了身比较像学生的衣服,把通讯器揣在兜里,插上耳机,搭车往西泠大学出发,等我晃进校园的时候,三叔、张起灵和胖子、潘子两拨人也都到达目的地了,我假装听音乐,随时关注他们那边的动静,一边在校园里闲逛,可能是我真的脸嫩,谁也看不出我毕业四五年了,逛到风景区附近的时候,我听见前面两个女孩子在议论最近发生的事情,只听见什么杀人灭口,黑社会的字眼,我就跟着她们走到林荫路上,看她们在石桌上坐下了,就走过去问:“同学,我能坐在这儿吗?”

两个女生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看我,就笑着说:“你坐吧。”

我谢了一声坐下来,看到面前两个女大学生,突然有一种沧桑感,她们看起来还是这么年轻纯净,如果是几年之前,我肯定心跳加速,现在却不能再有那种想法了。我咳嗽一声,说:“刚刚听到你们聊天,说起来那件案子,怎么还跟黑社会有关系?”

稍胖的那个说:“对呀,都这么说,你不知道吗?”

2012-11-12 10:23, 11楼


“我也这么想,但是……可能因为我跟他同班吧,大家都不提。”我装出有点伤心的样子,那个女生马上说:“对不起哦,我们不是故意的。”

“没事,其实我就是知道也没办法,但是总觉得同学一场,想要个真相。”我抬起头来笑笑。

瘦女生说:“我们其实也是瞎听瞎猜的,不过都说这件事跟艺术系的学生有关,那个学生家里是道上的,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跟家里闹翻了,他家就威胁学校。”

我听得稀里糊涂:“他跟家里闹翻了,关学校什么事啊?”

“谁知道呢,我们又不是道上的,也不知道黑社会是什么规矩,对吧。”胖女生回答我。

我觉得有些纳闷,学生们之间口口相传的小道消息,能有多少真实度?于是决定换一个切入点,继续问:“那个学生是谁,你们知道吗?”

“不是一个系的,我们见都没见过,只记得叫解……解什么来着。”胖女生碰了碰瘦女生,瘦女生摇摇头:“这样的人我们肯定都躲着,谁知道叫什么。”

“那都传说他家是黑社会,这个到底是不是真的?”我又问。

“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我只听说有几个学生去找过他,让他帮忙,也想混那一门,他说就凭你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从此以后再有人找他他也不理了。所以一般人躲着他,歪门邪道也不接近他。”胖女生又说:“你要是感兴趣,就到艺术系打听打听呗,我们跟艺术系在学校对角,平常见不上面,这个事也许他们系里清楚。”

我谢了两个女生,按照她们的指点往艺术系走去,一边询问三叔他们那边的情况,意外的是三叔没回复,回复我的是张起灵,说起案件,他的话倒略微多了点,但也是简明扼要:“黄华的口供没有什么特别,他联络人的号码已经变成空号了,联络地点的户主说房子是租出去的,现在他也找不到租房子的人,他们现金交易,没办法查信用卡。不过有邻居注意到附近的川菜馆经常有人出入送餐,我们现在正准备去那里调查。”

我也把这边的情况说了一遍,那头沉默了一阵之后说:“你一个人去?”

我有点奇怪,难道我还带俩保镖不成?“是啊,就是个学生,我问问就完了。”

张起灵又顿了一下,说:“事情不简单,对方手段硬,你自己小心。”

2012-11-12 11:27, 13楼

哎呀,发现好文,前排留爪。
LZ文风很不错啊,加油。喜欢这种感情在各个案件中加温的写法,多写几个案件呗
=====================================

谢谢OVO!你喜欢就好啦!我会努力多写几个案件的!



发完了嘛=з=我木有C吧……这篇戳着我萌点了,表示开始蹲坑~
======================================
今天的发完了~C神马的其实无所谓啦!有人喜欢我就会努力的

2012-11-12 18:43, 15楼


我知道他的意思,明明什么破绽也没露出来,就这么着急杀人灭口,对方肯定是既狠辣又嚣张,于是应了句:“我有数,你们俩也小心。”关闭了这边的通讯,又切到胖子那边,胖子说:“尸体送去检验了,是一枪从后面打进了心脏,看见的街坊说,当时王光祖在这里站着买菜,一个戴着兜帽的人走过来,贴到他背后,他刚回头去看就听见一声枪响,然后他就死了,卖菜的全都给吓跑,这儿又没有什么摄像头,那个人转身就走了。脸上没有明显特征。”

“子弹检验了吗?”真是无法无天,我在心里骂了一句,竟然在闹市杀人,还用枪,要知道国家的枪支管制很严,有子弹的话很容易就能顺藤摸瓜,但胖子却说:“是改造过的,总局早就比对弹道了,没有相符的案例。”

“**。”我恨了一声,说:“老滑头。还能搞到枪。”

“你那边怎么样?”胖子又问,我就把这边的情况说了说,他满不在乎:“学校里学生传的小道消息十有八九都是瞎说,我上大学那会儿,传说我们宿舍以前是女生住的,有个漂亮小妞为情所困,从五楼跳下去了,每天晚上都晃荡出来找男朋友,胖爷我没事就深更半夜去走廊上等,准备牺牲我自己,超度***鬼,结果等到毕业也没见着漂亮女鬼的影子,妈的!”

“就你,鬼都不愿意跟你谈对象!”我笑着揶揄他一句,被胖子骂了一声嫩崽子鸡,就把那边的通讯关掉了。

正如两个女生所说,我到艺术系一查,马上就有人告诉我那个学生叫解雨臣,是11级曲艺二班的,我又问曲艺二班现在在哪里上课,就有人给我指了教室,说在三楼上。我刚爬到三楼就听见满走廊依依呀呀唱戏的声音,摸到306等着他们下课,本来想抽支烟,但学校里肯定不允许,厕所在走廊那头,我又怕去抽烟的功夫这边下课人就走光了,所以只好忍着。

没想到通讯器里再次传来联络,这次是三叔的,三叔跟我说:“川菜馆这边调查完了,店员说去送餐时候有一回看见屋里的人穿着很特殊的制服,我们正联络素描师过来。你那边的事情我听小张说了,估计半真半假,你问个差不多就回来。”

“知道。”我答应一声,靠在窗台上继续等,胖子那边不一会儿也发来联络,说枪支应该是改造的掌心雷,现在正跟总局一起调查来源,说着说着,就下课了,学生呼呼啦啦地往外走,我连忙抓着一个就问:“同学,谁是解雨臣?”他回头给我指了一下,就看见空旷的教室角落里坐着一个人,周围的学生都离他比较远,我进了门走过去,坐在他旁边,才发现这小子长得眉清目秀,不像黑社会的,倒真像个戏子。

2012-11-12 18:43, 16楼


“你好,我……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我说。

他扫了我一眼,脸上似笑非笑:“这件事,我劝你少管。”

听他的口气,倒好像真的知道什么,我不可能真的少管,就说:“没别的意思,只是一个人死了总不能白死,我是他舍友,我就想知道他为什么死的。”

“……”解雨臣眯起眼睛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就因为他多嘴多舌,问了不该问的事。”

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他身上真的有一股邪气,难道给学校寄威胁信、杀死黄华,他都有份?如果是这样我更不可能退,过来坐下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好了,他在最里面,我如果不让座,他就不可能出去,解雨臣估计也注意到这一点,但并不着急,反而优哉游哉地收拾自己的背包,这个时候教室里已经走空了,只剩下我们俩,我看他好像很警觉,就换了个策略试探说:“你如果知道什么不妨告诉我,什么都不说,反而更可疑。”

解雨臣突然笑了起来:“你是条子?跟我玩这一套?”

我心里一惊,不知道自己哪儿露馅了,但脸上还是强装镇定:“什么条子?你以为我是**?我是**现在就该拷了你。”

解雨臣突然伸手就是一拳,我连忙挡开了,想不到这家伙看起来像个姑娘一样瘦弱,拳脚一点也不含糊,我好歹也跟三叔学过小擒拿,结果走了没有几招,他的胳膊突然软得像条蛇,硬是钻进我不可能插进的空挡,一把捏住了我喉咙,我顿时浑身都是冷汗,想明天西泠早报的头版头条是不是刑侦科**惨死校园,解雨臣却只是用恰到好处的力量捏得我说不出话,凑到我耳边说:“回去告诉你们局长,这事条子最好别插手,否则越闹越大,出了火,他也捂不住。”说完,把我提起来往旁边一扔,拎起背包翻过前面的桌子就走了。

我摸着脖子痛咳了一阵,浑身都被汗水给浸透,胖子那边的联络一直都没有关上,我怀疑解雨臣是听见了胖子的大嗓门才会认出我的身份,更有可能刚才他故意凑近我讲话也是给胖子听的,现在平静下来,我才发现那边已经一片乱,三叔和张起灵的联络都发过来了,刚才被掐的眼冒金星我竟然什么也没听见,现在才听见三叔大声喊我镇定,张起灵一遍遍的问:“吴邪,你在哪儿?!”

2012-11-12 18:43, 17楼


我喘了几口气,说:“没事,他走了,你们放心,回去再说。”

张起灵却好像没听见一样,还是那句话:“你在哪?”

我报了地点,又坐回去喘气,感觉好像连五分钟都不到,门口风一样地进来个人,蹬蹬走到我旁边,一把拉着我的胳膊,拎小鸡一样拎起来,我见是张起灵,就冲他笑了笑说:“没事,小哥,我没事。”他上上下下扫视了几遍,才放开我的胳膊,好像是出了口气,说:“跟我回局里。”

我有点奇怪,问他:“你怎么过来了?”

三叔在那头说:“废话,胖子听见你那边出事,火烧了屁股一样联络我们,正好我们坐车到大学附近,我马上叫司机改道,你这臭小子,平常叫你去多练练基本功,你不肯,现在问个大学生人家都能掐了你脖子!”

我顿时觉得有些惭愧,但那个解雨臣的身手实在厉害,别说我被他的样子迷惑了有点轻敌,就算真的动起手来我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张起灵站在旁边,还真的像个保镖一样,一言不发跟着我走出教学楼,三叔的车已经到了楼下,我刚上车,又被他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骂归骂,他还是带我们去饭馆里吃了一顿,说要压压惊,还说我要是怕了趁早别再干下去,我的倔脾气来了,马上回他说:“我如果怕就不会跟着你到刑侦科,这次反正没出事,我下回注意就行了!”

三叔又用筷子敲我的手,说:“亏那个姓解的小子不敢在这里下手,他再狠点,***就没命了,还下次,你有几条命?”

我们俩吵吵闹闹,张起灵就只管闷头吃饭,有几次我觉得他盯着我,去看的时候他又好像只是盯着火锅里的丸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小子有话跟我说,但就他这闷脾气,我要等他的话估计只能“家祭无忘告乃翁”了。

吃完了饭,我们就通知胖子、潘子一起回局里,把今天得到的线索汇总。回到局里我才见到总局派下来的人,一个女的,叫阿宁,一个男的,姓黑,带着副黑眼镜。大家讨论过后,都认为应该着重在校园里调查,明天只留黑眼镜和三叔在局里坐镇等消息,阿宁、我、张起灵、胖子和潘子全部都负责进学校调查,因为胖子潘子一看就不像学生,他俩留在车上接应,我、张起灵、阿宁分头行动,我去盘问黄华和王光祖的舍友、同学,阿宁去找校领导进一步了解情况,张起灵就去会会那个解雨臣。

整理了一下资料,又安排完工作,已经到吃晚饭的点了,三叔、潘子、胖子都还在继续跟进等消息,就叫了外卖,阿宁、黑眼镜回总局去汇报,我和张起灵暂时没事,出门找了间饭馆吃饭。

我叫了三个菜,张起灵都不置可否,也没再点,跟他吃饭都要闷死,我只好没话找话,他只偶然嗯一声,等我说起今天跟解雨臣见面的情况,他更是一言不发了,我只好干笑着说:“小哥,那个人身手很灵活的,你要小心,别跟我一样给他的样子骗了。”

张起灵抬起眼看看我,突然冒出句话:“记得上药。”

我“啊?”了一声,他无奈,抬起手指指我的脖子,我摸了一下,才觉得痛,知道肯定是有淤痕了,怪不得刚进店的时候老板和伙计都朝我瞪眼,估计以为我在哪儿斗殴呢。


==================================

今天二更,存货充足就是有底气哈哈哈!

虽然小花出场就掐吴邪的脖子,但是我保证小花不是反派角色!

2012-11-12 19:59, 18楼

刷得好快QAQ没有人看吗……我自顶一下……

2012-11-13 11:24, 23楼


我“啊?”了一声,他无奈,抬起手指指我的脖子,我摸了一下,才觉得痛,知道肯定是有淤痕了,怪不得刚进店的时候老板和伙计都朝我瞪眼,估计以为我在哪儿斗殴呢。

吃完饭,张起灵站起身往外走,却不是回警局,我追上去问:“小哥,你去哪儿?”他说了声:“白街。”我有点奇怪,白街是殡葬一条街,专门出卖黄纸寿衣,他去那儿干嘛?难道是长辈的忌日?出于好奇,我就跟了过去,张起灵停下来,说:“你回去。”我顿时觉得委屈,顶他道:“咱们同事这么久了,也算是朋友一场,你既然家里人过事,我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总得买点纸钱尽尽心,你嫌我是外人?”

张起灵过了很久才说:“你既然要来,等下发生什么都别出声。”

我一听,顿时好奇心暴涨,连连点头,他到白街上买了蜡烛、黄纸,又买了一串桃木佛珠,装在塑料袋里,到路边打了一辆出租,出租一路往城外驶去,最后上了高速,在一个隧道前面停下来,司机估计是奇怪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怎么会有人下车,收了钱就一溜烟跑了。

不用说,我更加奇怪,就看见张起灵从塑料袋里掏出蜡烛,在地上摆了一个圆形,点起来之后掏出把小刀,在手上割了个口子,血滴滴答答淋在蜡烛圈里,接着他示意我戴上桃木佛珠,然后一边低声念着什么,一边烧纸钱,这时候一阵狂风吹过来,灰尘满天飞扬,我往后退了两步,惊讶的发现所有的灰都没有超过蜡烛圈的范围,蜡烛的火焰乱七八糟,什么方向都有,可是哪儿有这么奇怪的风?我只觉得浑身发冷,过了一会儿,风突然停了,所有的纸灰都落下来,还是没有一星半点留在蜡烛圈外面,张起灵转身跟我说:“走吧。”

我感觉话都说不利索了,结结巴巴的问:“小……小小哥,你刚才……干什么了?”

“……那天的车祸,我当时感觉不对。”他回答我:“是有拦路鬼作祟。”

我吓了一跳,只觉得路灯外的黑暗处仿佛就有一对阴森的眼睛,忍不住问:“拦路鬼?”

张起灵看了我一眼,说:“现在没有了。”

“你……你还会降妖伏魔?!”我张大了嘴问他。

2012-11-13 11:24, 24楼


“……”张起灵沉默一阵子才说:“家里传下来的。”

我还回不过神,张起灵伸手过来说:“佛珠。”我连忙摘下来递给他,他摸了摸,扬手扔到远处的草丛里去,转身就走。

他不再说什么,我也不敢再问,我们俩在高速路上站了半个小时,终于拦到辆回城的车。这时候已经九点多了,我们又在警局里呆了一会儿,就各自回去休息,我屋里有常备的一些**,随便捡了样活血化瘀的给自己脖子上抹抹,就倒在床上睡得不省人事。

第二天,按照计划,我们又一次回到学校,因为我去盘问黄华和王光祖的同学,他们都说这两人最近确实好像跟身份不明的人联系,但谁也没见过那个联络人,阿宁去见校领导,把被墨水泼了的威胁信复印了一份,我们俩都回到车上,只有张起灵迟迟不来,甚至把通讯器都关上了,我不禁有些担心,难道他也被解雨臣绊住了?那个娘们一样的人没这么厉害吧?

结果等到中午,张起灵毫发无损地回来,跳上车就说:“回局里。”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他跟解雨臣谈了,具体的等见到三叔再说。

三叔和黑眼镜那边也等到了消息,川菜馆伙计看见的制服是一家洗浴城的,老板叫王八邱,那里早就是臭名昭著,以前有过案底,曾经有人看见王八邱贴身的保镖带着一群人进了另一家洗浴城,后来那家洗浴城里有个查不出身份的女服务员死了,当时也是枪伤,所以惊动了总局,结果王八邱把保镖开除,自己撇得一干二净,虽然明知道他不可能是清白的,但拿不出证据,所以总局也拿他没有办法。

“估计他那边就是个窝点,这事情跟他绝对脱不开关系。现在王八邱肯定缩起来,所以我们要引蛇出洞,去富贵豪斯洗浴城调查,只要有取证,就不难了,也不一定非要看见枪支弹药,你们可以故意问他有没有特殊服务,如果有就可以用扫黄的名义进去搜查。”三叔这样说道:“我们这些人,王八邱都见过了,他不会露出破绽的。吴邪,小张,估计这次就得靠你们俩了。”

我点点头,张起灵却说:“队长,我有事情跟你汇报。”

三叔点了支烟:“你说吧。”

2012-11-13 11:24, 25楼

张起灵却没有开口,半天才说:“只能跟你汇报。”

我们都愣住了,还以为他回来之后就会把跟解雨臣谈过的事情说给我们听,想不到竟然要密报,这有什么好瞒着的?大家都办一件案,将来还不是要说明白?我有些恼火,三叔却点点头同意了,两人进屋里去把我们关在外面,我就觉得来气,摔了一下手里的资料,胖子笑着说:“小吴同志,你急什么,那是你三叔,告诉他还不就等于告诉你?”

胖子太不了解我三叔了,他多少次把我这个亲侄子耍的团团转,会告诉我才有鬼。我哼了一声,索性坐下来不说话,倒是那个黑眼镜笑眯眯地走过来说:“你是新来的吧?”

我又嗯了一声,没什么精神理他,他却不介意,反而凑近了,神神秘秘的说:“这里虽然是警局,光明正大,不过还是有些事情不能被太多人知道。”

我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他却嘿嘿地笑起来,拍着我肩膀说:“你慢慢就明白了。”

刚说完,三叔和张起灵也出来了,看来他们也没说多久,三叔对我们说:“好了,就这么办,洗浴城要下午才开业,大家准备一下,可以先回去休息,七点钟来这里**。”

大家应了声,就散了,虽然不知道张起灵跟三叔说了什么,不过这个案子估计就快结束,我也送了一口气,没想到人生中第一次办案还挺顺利的,这么想着突然觉得有一片阴影遮下来,抬头就看见张起灵站在我身后,两只眼睛盯着黑眼镜搭在我肩膀上的手,说不上是什么表情,黑眼镜好像不知道,还嘻嘻哈哈的说:“年轻就是好,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才叫热血青年,干了不少傻事,不过人不犯二枉少年,对不对,小吴?”

“小哥?”我看他站着不动,还以为他要拿桌上的什么东西被我挡住了,于是起身就要往后退,黑眼镜这时候才看见了张起灵,也退到一边儿说:“这就是分局的局草啊,张小哥,你不知道,总局里的姑娘都有不少你的崇拜者。”

张起灵隔着墨镜看他,并不说话,他也不介意,挥挥手就走了,突然站住,转头跟我说:“小吴,你没去过洗浴城吧,可别像第一次去一样闹笑话。”

“小哥,你拿什么东西?”自从昨晚看他这半仙表演了一出捉鬼记,我就对他有点敬畏,连说话的语气都变了,张起灵看看我,摇头,我就收拾了东西说:“那我先走了,晚上再见。张起灵始终没有说话。

晚上七点,我们**,潘子扮演司机,把我们俩送到了富贵豪斯洗浴城。光听名字我就能想象王八邱的品味了,果然满眼金碧辉煌,恨不得把这儿装成皇宫,我真的是第一次来洗浴城,所以多少有点紧张,等脱光了衣服围上浴巾的时候,我就更紧张了,也说不清是因为那些服务员都盯着我,还是因为张起灵也在旁边,我感觉自己浑身的肌肉都有些僵硬,下到池里的时候差点滑倒,张起灵倒一副淡然的样子,我们泡了一会儿,我因为紧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张起灵是一贯的闷油瓶子没有嘴,气氛显得略有些尴尬。

========================================

以上是今天的更新OVO暗访洗浴城神马的,对从来没摸过女孩子手的天真来说实在有点勉强- -+
点击数2,顶贴数0,本页字数31884,总字数375501 瓶邪吧,口羊声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