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我一直想和妖女们谈谈人生。

[目录] 纯洁无暇的刘姐姐 @ 五花八门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4-05-06 19:05:38, 710楼

我吃完后,站在池水边再看了若兰一会儿,转身出了寺庙。刚出来就接到了张军的电话,说今天周末,打算请我全家去欢乐谷游玩。我说去欢乐谷就算了,没心情游玩。他说你在哪里了?我去找你。我刚好打算抽支烟,就说在驷马桥的桥头了,你来吧。

我下车抽烟,抽完一支烟张军还没到呢。我又给自己点了一支,张军开了一辆铃木SX4两厢车来的,鬼子车,这车质量不错,不便宜。我说:“鬼子车啊!”

“没办法,咱是公务员,平时不敢开着上班,都是我妹妹在开,也就是周末我开出来溜溜,这车不错,挺好的。”她笑着说。“今天我妹妹还说自己有事呢,我说我也用车,她还是没有抢过我。这车是我出的首付,她还贷款呢。”

我呵呵笑着说:“你也该成家了。”

2014-05-06 19:05:52, 711楼

我电话响了,是梅芳打来的,我接了,她问我在哪里了,我说和张军在一起了。她问我张军是谁,我说张军是警察。她顿时就喊了起来:“你怎么会和警察在一起啊?你出了什么事了?”

“你别大惊小怪的行吗?难道我的朋友里就不能有个警察了吗?”

“你吓死我了,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实在的,真的不想回去,我说晚上回去,白天有事情。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找人喝点酒,恰好张军也是挺喜欢喝酒的,我打算请他一顿。电话刚挂断,就听我那女律师打来了电话,说事情都办妥了,要我去银行。

我和张军说,先陪我去银行办点事,事情办完了后我们就去喝酒,喝它一天的。张军说还有个事你别忘了,就是李红袖的房子的事情,你抓紧时间过户吧,时间长了不好。

2014-05-06 19:06:04, 712楼

我问:“那大厦还有人吗?”

张军撇撇嘴说:“寸土寸金,总会有胆子大的搬进去的。现在的人,为了钱可以不要命的。”

“那今天有的忙了。”我呼出一口气说,“走吧,去银行,梁家巷那里的建行。”

我们开车到了银行门口,下车后,张军和我一起进了银行,刚进去,我就看到我那女律师在和一个男的在聊天呢。她看到我后先是挥手,随后看到了张军,喊了句:“哥,你来这里干什么来了?”

我一听乐了:“这就是你妹妹啊!”

“你们认识啊哥!?”

张军眨巴着眼睛说:“怎么个情况啊!你俩什么关系啊?”

2014-05-06 19:06:00, 713楼

“哥,这是我客户,杨落。”

张军一拍脑门说:“我介绍一下吧,这是我妹妹张静,这是我朋友,杨落。好兄弟,铁哥们儿。”

叫张静这丫头片子顿时就笑了:“五千,你必须给我五千,我都快穷死了,真的是越有钱越抠搜的。你那么多钱,给我五千不行啊?我还要交房租,还要交车贷,我容易么我?”

我呵呵笑着说:“五千就五千吧,看子啊你哥的面子上就不收你的保密费了。”

其实收保密费这件事是有法律依据的,我又没有替你保密的义务。你非要我保密,必须支付保密费的。

和银行的人交涉了半天,总算是把老骗子的钱给转出来了,到了我的名下。之后我们一起去吃饭,喝酒的时候张静说:“你说我怎么这么难呢?不少挣钱,但是总是不够花。”

2014-05-06 19:06:29, 714楼

我说你买个鬼子车就十几万,月供不少于三千吧,房租一千,这四千就没有了。

她说那又有什么办法,你看看你,科迈罗开着,一天无所事事就能继承那么大一笔遗产,我要是也有这么多遗产,我才不干律师了呢。

张军笑着说:“这才哪里到哪里啊,还有一份遗产等着去继承呢,下午就去,吃完饭就去。”

我们拿着所有的资料去办了过户手续后,这房子就真的到了我的名下了。此时的大厦里还有一股血腥味。我们进来的时候,保洁员正在用水冲刷顶楼。一层层的都是苍蝇,嗡嗡乱飞。那妖道走了后,这里也有了生机,最先来的就是苍蝇和老鼠,恶心死了,但总比没有会喘气的要强很多,起码有了一种还活着的感觉。

2014-05-06 19:06:40, 715楼

反正我也没有房子,干脆以后就住这里了,李红袖的房子我熟悉,经常来给她换灯泡。当我看到灯泡的时候,心挺酸的。一不小心还就落泪了,我擦了一把,笑着说:“其实我还是挺喜欢李红袖的,她就这么走了。”

张静出去,走进了旁边的屋子,她捂着鼻子出来后问我:“那房子是谁的?卖不卖?便宜的话,我要了。”

我看着她说:“这房子你也敢住啊!”

“谁让我穷,又想住大房子呢?三千一平米,我真的要了,老子拼了命了也要赌一把。”

2014-05-06 19:06:54, 716楼

接着,我通过物业联系房东,房东来了后一听有人买,顿时就涨价,说少于五千不卖。我心说你还装什么呀?以后这房子没人住的,这栋大厦什么时候能恢复阳气还不一定的呢,你每月交着物业费,不吃亏啊你!张静笑着说:“你要是不卖我无所谓,我买你隔壁那家的。反正这里房子有的是,总有卖的。”

此话一出,房东立即就卖了,九十平,二十七万,但是要现金,张静和我借,我说凭啥借给你?她说看在我哥的面子上啊!

张军把我拉到了一旁,小声说:“看在我的面子上,借给她这笔钱吧,以后我还你。咱俩啥关系啊,生死之交啊,你忘了我保护你了?”

我小声说:“是我保护你的吧老大。”

“起码我试图保护你了,我冲锋在前。”

2014-05-06 19:07:10, 717楼

我一听也是,这张军还是个合格的警察,当时确实是试图保护我了,就同意了。接着就去办手续,到了天黑的时候还就办完了。就差第二天一过户就全弄清了。

我回到家的时候,梅芳已经准备好了饭菜,我和她说要搬出去,搬到李红袖的家里去住,她没反对,但是看起来挺失落的。吃完后,我就带着瑾瑜出来了。

我老住在一个女人家里算什么呀!我把车钥匙还给了她,她没收着,说:“我也没啥事了,你开走吧。”

我一想也是,对她说:“你好好养身体最要紧,吃点好的。”

2014-05-06 19:07:24, 718楼

我开车进了大厦地下停车场,下车后,我在前面走,瑾瑜在后面抱着个布娃娃跟着。我进了电梯,她也进来了。之后我又看到老骗子在一旁偷笑,老骗子看到我后笑个不停,这个死鬼!我懒得搭理他,心说,你他妈的成了电梯鬼了都。

我出来后,这老骗子也跟了出来。我一边走一边说:“老骗子,你的钱我拿到了哈,也算是帮你完成了一件心愿了。”

老骗子嘿嘿笑着说:“杨落,我心事没了,可能要走了。”

“你去哪里啊?”我问。

“去我该去的地方。”他对我说,“老在这地下室,在这电梯里,这大楼里呆着也怪没意思的,我想去阴间了。也许以后,我们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其实挺想你的。对了,我们一定还有机会相见的。总算是让我找到你了。”

2014-05-06 19:07:37, 719楼

“你这话有点乱,是不是又却阴气了?”我挺伤感的,开了门进了屋子,老骗子随后也跟进来了。说:“不知道再见到你的时候还能不能认出你来。”

我说:“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死的吗?”

他看看瑾瑜,随后摇摇头说:“这件事,我们还是不要提了,怎么死的都无所谓了,反正我是死了。死了也好,无牵无挂的。不过,这大楼不适合居住,杨落,你还是回家去住吧!”

 

2014-05-06 19:07:50, 720楼

47

我解释说:“不管怎么说,这房子是自己的,租别人的房子住着不舒服,不随便,看水龙头不好用的也舍不得买个新的,总觉得是别人家的。房东吝啬,吸顶灯便宜的,打开后那灯光幽蓝幽蓝的和到了阴间差不多,反正屋子里没有一样好东西,就连插座都是最次的,插上经常不过电,还打火。”

老骗子叹了口气说:“随便你吧,我走了,和你也道别了,你今后要小心点了。他们都在等着你呢。”

“谁等着我啊老骗子,你说清楚了啊!”

瑾瑜这时候说:“好像是有人要害你,杨落,我们还是不要住在这里了,去别处住吧,这里阴气真的太重了。”

2014-05-06 19:08:09, 721楼

我笑着说:“张静都不怕,我们怕什么呀!”

刚说完,张静就从外面进来了,穿着一身保洁的服装。她笑着说:“这是你女儿吧!好可爱的小丫头啊!对了,你老婆呢?看看我这身儿,像是干活的人吗?”

不用说,她在收拾房子。

我看看屋子,之后说:“死了,不然我继承什么遗产啊!”

张静知道自己不该乱问,红着脸说:“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乱问了。”

老骗子这时候走过来,在我耳边说:“这女孩儿要死了。”

2014-05-06 19:08:20, 722楼

说完后,他走了。我站到了阳台上,看到楼下停着一辆黑色的越野车,上面有两个男人,大晚上的戴着墨镜,下来后拉开了车门,老骗子出了大楼后,抬头看看我,挥挥手走了,他上车,那追魂者竟然用手很有礼貌地护住他的头顶。

这大楼里,最后一个鬼,消失了。

楼下的那两个家伙随后也抬头看看我,随后小跑着上车,开车离开了。老骗子放下了玻璃,抬着头看着我微微笑着。我这时候才感觉到,老骗子真的是个大骗子,他一定不是孤魂野鬼那么简单。那么,他到底是干嘛的啊!

我喃喃说:“这老家伙,到底是干嘛的啊!”

2014-05-06 19:08:53, 723楼

张静这时候笑着说:“什么干嘛的啊?什么老家伙啊?”

我赶忙说没什么。然后想,到底谁在等我啊!我说:“张静,今晚你住我这里吧!?”

张静的脸顿时红了,低着头说:“太快了吧,我,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你是我哥的朋友,多不好意思啊!别人不会说我傍大款吧!”

瑾瑜不屑地切了一声说:“你想什么呢?”

我呵呵笑着说:“你想多了吧!我只是觉得你那屋子还不适合住人呢,你先住我这边,和瑾瑜一个卧室。”

她一听脸更红了,捂着脸就跑进了卫生间,出来后说:“我,不好意思,我确实想多了。”

2014-05-06 19:08:48, 724楼

瑾瑜白了她一眼说:“指不定想了多久了,是不是早就想勾引杨落了?”

老骗子说张静今晚就会死,我就要看看张静怎么会死,她怎么可能会死呢?看着她,健康,开朗,阳光,有朝气,阳气旺着呢!今晚,我就要一直盯着,眼睛都不眨一下,我就不信,谁能带走她。

没想到我刚想到这里,外面就有点乱糟糟的,很多脚步声响了起来。接着,张静跑过去开门,很快,一群年轻人就涌了进来。我一看坏了,这是要出事儿的节奏啊!

张静说:“这都是我的同学,朋友,同事,是来庆祝我有了自己的家的,俗称燎锅底。我那边东西还没置办好,先用你这里搞个聚会吧。”

这时候有个四眼妹捅捅眼镜,打量着我说:“哇塞,张静,你丫金屋藏娇啊!这么好的货色也不贡献出来。这哥帅得一逼,姐姐已经合不拢腿啦!”

2014-05-06 19:09:17, 725楼

我心说这都是什么比喻啊,看着四眼妹无语了。这妹子戴了个大黑镜框,没有镜片,穿了个黄色的大毛衣,到了膝盖下面,小细腿没有好人的胳膊粗,穿了一双帆布鞋,屌丝女一个,但是很乐观。其实我一直挺喜欢屌丝女的,我更喜欢女神,反正是女的我都喜欢,相信大多数男人都和我一样。

没办法,我只能是笑笑说:“大家随便坐,自由活动吧!”

张静推了一下四眼妹说:“妍妍,不要胡闹,只是普通朋友,是我哥的朋友。”

四眼妹瞪圆了眼睛说:“这可是你说的,我帅哥我要了,你可别和我争。”

说着就扑过来抱我,使劲用那胸脯挤压我,弄得我一个大红脸,挺不好意思的。这四眼妹可是实打实的人类好姑娘啊,有着跳动的心脏和滚烫的血液,这么一抱,顿时热气就传过来了,我的身体就开始发烫,下面要有反应,我想控制,但是根本就控制不住,想停都停不下来。

2014-05-06 19:09:28, 726楼

张静一把拉开了这个四眼妹说:“瞧你,把人吓住了。好了好了,这是我男朋友,你别骚扰我男朋友了,成吗?”

“我就知道,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想我这亭亭玉立,冰肌玉骨的可人儿,一定是薄命的,这是规律啊!早承认不就没事了吗?和我装什么呀张静,真没劲。”说着,拿出一个红包递过来说:“这是我的红包,五百大洋,等我买房的时候记得翻倍还我,知道吗?”

接着,很多人都过来,开始送红包。张静很开心,我心说这都是债,高利贷,是要还的啊!你开心个什么啊你!

门敲响了,我过去开门,梅芳咬着嘴唇站在门外。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大红包递给我说:“这是一张卡,一千万,是我给你的红包。”

2014-05-06 19:09:40, 727楼

我一听惊呆了,我身后的小伙伴儿们也都惊呆了,纷纷不知所措,愣在了原地。我说:“你这是干嘛啊?”

“这是你应得的,一直想找机会给你的,一直没机会。整好这次你搬家,我给了你后,也就和你没什么瓜葛了。”

我刚要说不用,就看到她身后不远处有一个又干又瘦的人形怪物,趴在墙上的黑暗角落,伸着头看着这边,嘴里还叼着一只老鼠,几下就咬死了,吞咽了进去。这怪物也就一米高,如果按照人类的密度算,体重不超过四十斤,瘦得一把骨头,眼睛很大,没头发,浑身都是褶皱,看起来蛮恶心人的。

2014-05-06 19:09:49, 728楼

我一把就将梅芳拉了进来,然后关上了门。心说,这大厦里难道真的是住满了妖魔鬼怪的吗?

她把那红包塞进了我的衬衣口袋里说:“你拿着吧,不就是一千万嘛!这是我给你的搬家的喜钱。”

就听张静喊了句:“土豪姐姐,我们做朋友吧!”

这群男男女女开始拉着梅芳聊天,我则把红包放在了茶几上,瑾瑜看到后立即收了起来,她趴在我耳边说:“外面有坏人,我感觉得到。”

我小声说:“别张扬,我出去看看。”

天琴的声音这时候传了过来:“杨落,外面有魔气,你小心点。”

2014-05-06 19:10:00, 729楼

我内视了一下,发现她竟然脱光了自己,在我的内丹上泡温泉呢。我说你醒了啊,她说你偷看我呢是吧。我赶忙收回了意识,她咯咯笑着说:“刚醒了的,不过还是不能离开,且得养一段时间呢,还好这里有这群狼崽子陪我,也不算无聊,外面有魔气,你小心点,明白吗?”

我嗯了一声说:“没什么好怕的,好歹现在咱也是大魂师了,觉得比以前强了有十倍有余。”

瑾瑜这时候拉住我的衣袖,拽了拽,我蹲下,她在我耳边小声说:“杨落,你要学会利用你体内的至刚至阳的真气和至阴至寒的真气轮番攻击,这样威力才会成次方倍增。就算是顽石,被烧红了后直接再冰冻,也是会炸裂的。明白么?”

我看着她说:“都是谁告诉你的啊!”

“我妈妈。”她回答的很干脆。

我站起来对她说:“不要出去,不要开门,我出去看看。”

2014-05-06 19:10:12, 730楼

出了门,往左走,到了电梯间,电梯间的灯坏了,我看到墙角那个怪物正抓着一只老鼠在撕咬,要多恶心有多恶心,它看到我后愣住了,随后开始烦躁不安起来,接着就跳到了窗台上,打算跑出去。他的眼神突然飘向了我的身后,我同时也感觉到了身后有异样,猛地转过身,看到后面的天花板上挂着一只蝙蝠,这蝙蝠足足有公鸡那么大,眼睛血红,青面獠牙。猛地飞过我的头顶,直奔那怪物而去,怪物嗖地一下就出去关上了窗户,这蝙蝠顿时就失去了目标,险些撞上玻璃,盘旋了回来,又吊在了屋顶上。外面的小怪物在窗户外嘿嘿笑了起来。

我都看傻了同志们,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啊!这大厦还在人间吗?

2014-05-07 11:33:20, 733楼

48

一种错觉猛地在我脑海中形成,似乎自己这样子的才是怪物,反而这些怪物才是正常的了。我看着外面这小怪物,心说看他捉老鼠的本事还是很强的,应该是专业的,一看就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虽然吃起老鼠来是那么的恶心,但好歹也是在除四害啊!

另外看它戏弄这大蝙蝠的样子,也算是挺机灵的,尤其是关窗户后嘿嘿笑的样子,还是很逗人。它慢慢打开了窗户,然后慢慢爬进来,悄无声息的,用我的身体挡着蝙蝠。蝙蝠这下倒是对它视而不见了,静静地挂在天花板上。

2014-05-07 11:33:35, 734楼

这小怪物抬头看着我,我也低头看着它。也许我俩都是人形吧,似乎很容易产生信任感。它竟然对我勾勾手指,然后嗖地一下窜进了楼梯间里,拐过角后又把头探了回来,朝着我再次勾勾手指。我很清楚,这是叫我过去呢呀!

我回头看看,心说这边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于是就和这个小怪物下去了。我们沿着楼梯下楼,他敏捷无比,就像个猴子一样。仔细看,它的一双手脚黝黑发亮,宛如钢叉,锋利无比,每次触碰到水泥地都能发出金属撞击的声音。

2014-05-07 11:33:53, 735楼

我们一直下楼,到了我们公司那一层的时候停了下来。它带着我到了我们公司前,门开着,它过去趴在门上看着里面。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显然,它一定是蒙圈了。我也过去了,当我看到的时候也有点蒙圈了,它抬头看看我,随后继续往里看,我低头看看它,然后也往里看。

屋子里的灯亮着,很多的电脑显示屏也都亮着,堆在墙边。无数的老鼠密密麻麻在屋子里爬动,在屋子中央,有一个球状的东西倒垂下来。里面隐隐约约还能发出光亮来。

这些老鼠在围着这个球状体旋转,就像是河水一样不停地流动。我喃喃了一句:“这是个什么东西啊!”

2014-05-07 11:34:04, 736楼

这小怪物一把抓住了我的腿,随后往后缩了下。突然,我发现这个球状体下垂了一下,接着,从周围散发出浓烈的黑烟来。屋子里片刻就被这黑烟给填充满了。就像是发现了我们在自卫一样。

小怪物抱着我的腿后撤,我却很好奇,打算再看一会儿。一股真气充盈在手臂上,用力一挥,顿时一股旋风将黑气卷出了窗外。我继续往前走,这吃老鼠的小怪物在后面跟着,它跟的也是小心翼翼,此时我对这小怪物哪里来的真的没有什么兴趣了,倒是这倒挂在天花板上的球状物,里面是什么呢?

从小我就是个好奇的孩子,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拆开一个个的东西,看看里面有什么。看到鸡蛋最想干的事情就是打碎它。这次也不能例外。

2014-05-07 11:34:15, 737楼

我到了近前,伸手摸摸。这球状体热乎乎的,我摸的时候还感觉到了里面有东西在动。这小怪物好奇,也伸手摸摸。摸到了吓了一跳,赶忙缩回去了。我和这小东西互相看看,然后我俩又一次将手伸出去,贴在了这上面。没错,这个黑不溜秋的家伙是个肉蛋,并且里面似乎是有生命的,在动,还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我有点兴奋,低头看看脚下的老鼠,都退避三分,可能是因为这小怪物吧,老鼠都很怕它。

小怪物可没心思在这时候进食,他对这肉蛋也有了足够的兴趣。这东西就这样挂在屋子里,倒垂着,本来圆圆的蛋被拉得有些椭圆,上面小,下面大,热乎乎的,里面还在涌动。这让我想起了哪吒来。心说我要是用枪尖滑开,会不会整出一个小孩来呢?那样可就太有他妈的意思了啊!

2014-05-07 11:34:13, 738楼

刚想到这里,小怪物一拉我,然后侧耳倾听。随后拽着我进了以前李红袖的办公室里,我俩刚进去蹲下,我就看到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从窗户爬了进来。他一进来就站到了那肉蛋前,和我一样伸手摸着说:“没想到你竟然找到了这里,没错,这里的确杀气够重,你生在这里也不奇怪。我就在这里给你护法吧。”

接着,我听到外面突然有人哈哈大笑了起来。接着,凭空就在大厅里出现了一个穿着大斗篷的人,根本看不到他有脸。“任九天,没想到老夫跟着你呢吧。总算是让我找到了,这个宝贝是我的了。”

那小伙子哼了一声说:“它不是谁的谁,我告诉你,它是自由的。谁也别想限制它的自由。”

我心说,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啊!那老家伙又是谁呀!

2014-05-07 11:34:38, 739楼

“任九天,你难道要和我血旗营为敌吗?魔种出生,我请回去是顶礼膜拜的,怎么叫限制自由呢?”

“你那破血旗营是做什么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完全是歪门邪道,魔界的走狗罢了。魔种化作人形诞生,生性简单,绝对不能被你灌输那些肮脏的想法。我作为魔界护法使者,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对魔种的不良居心得到实行。别说是你,就算是大魔王也不行,没有人可以来玷污远古魔种的圣洁。”

“任九天,你是死心眼吗?我告诉你,今天老夫势在必得!”

这小怪物这时候咬牙切齿,一副要出去拼命的架势。我拉住它捂着他的嘴,生怕这小家伙没忍住喊叫出来,被发现就麻烦了啊!看这两位可不是什么善茬子。

2014-05-07 11:34:37, 740楼

接着,就看任九天一伸手就拽出了一把长剑来,闪着蓝光。他说:“我这护法剑下死去的人不下十万,不在乎多你一个老鬼。”

“哈哈,任九天,你未免也太自信了。”这老家伙一伸手就拽出了两道符,随手一甩,空中立即形成了两面大旗,无风自飘,呼呼哒哒声势很大。他说:“任九天,我觉得你我不适合在这里打斗,这要是让南宫家的人知道了就不好了,虽然南宫家不足为虑,但是他身后的中玄城可不是好惹的,这毕竟是中玄城的地盘。我们去城外找个没人的地方,你看如何?”

任九天摇摇头说:“我是不会走的,谁敢保证你没有同伙呢?我们走了,你的同伙抢走了远古魔种,那是我这个护法最严重的失职。”

2014-05-07 11:35:04, 741楼

“这不是在魔界,任九天,你在这阳间护什么法呢?这里本来就是我们人类的天下。”

“老鬼,你也算是人类吗?谷三江,你别想让我离开这远古魔种半步,等它降生,我要带它回神殿接受洗礼,接受最好的教育,造福我们魔界众生,而不是成为某个野心家的工具。”

“任九天,我不想在这里和你打架,好,我们就等远古魔种降生,看看到底它出生后愿意和谁走。”

我心说,远古魔种,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看着这小怪物,它倒是挺着急的,恨不得马上就偷了这大肉蛋就跑一样。它急得是六神无主的,抓耳挠腮,一双大眼睛经常抬头看我,随后死死盯着窗户外的魔种。突然,它跳了出去,尖叫了起来。

2014-05-07 11:35:14, 742楼

就听那谷三江喊了句:“伴生魔。”

任九天喊了句:“不许碰它,这是圣物。”

谷三江哪里会听他的啊,一闪就追了出去。任九天随后也追了出去。我一看就明白了,是这个小怪物来了个调虎离山计啊!我不再犹豫,挺身而出,拿出长枪就把这肉蛋从天花板上砍了下来。抱起来就从窗户爬了出去。天琴喊了句:“傻瓜,背在身上啊!不然你怎么下去?”

我一只手抓着这只大蛋,往后一抡就背在了身上,之后一只手抓着窗台,开始往下自由坠落,坠落两层我就抓一下窗台,控制住平衡,也就是片刻,我就到了楼下。到了路边,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停下就拉开了后备箱,说:“包袱放后备箱里。”

2014-05-07 11:35:35, 743楼

我过去放下,这车顿时就压低了。上车后司机师傅问我,什么东西这么重呀?我说背了一袋子爱,很重。他笑笑没说话,问我去哪里,我说去驷马桥吧。

到了驷马桥的桥头,我背着这肉蛋跑到了一旁的公园里。这大晚上的,小树林里刷刷响着,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我把肉蛋放下后,心说抢个这玩意干嘛啊!我是不是疯了?就抬腿踢了一脚。

这一下不要紧,就听噗地一声,这挺结实的肉蛋就这样漏了。流出了一大滩的黑水,黑气也开始弥漫出来,很快,周围变得伸手不见五指。这肉蛋倒是开始发光起来。

2014-05-07 11:35:52, 744楼

我好奇啊,跪在地上仔细看着,就听啪地一声,这肉蛋炸开了,黏糊糊的东西弄了我一身。周围的黑气顿时也就散了,我仔细看着,发现一个浑身黏糊糊的大姑娘倒在地上,周围都是炸碎的肉蛋。她猛地咳嗽了起来,从嘴里又吐出了大量的粘液。

我擦了把脸上被喷溅的粘液,心说这就是远古的魔种吗?分明就是个姑娘的啊!她的头发粘在一起,身体光洁无比,看起来十七八岁,完美无瑕。她想站起来,无奈周围滑溜溜的,身体就像是油锅里的鸡蛋片一样滑动着。每一次摔倒都要滑出去几米远,最后,还是在我注视的情况下站起来了,接着,她一把一把抓自己头发上的粘液。我心说,这怎么行啊!万一来个人,看到这么一姑娘,还不得上焦点访谈啊!我脱了衬衣,举着说:“穿上,穿。”

2014-05-07 11:36:08, 745楼

我递给她,她根本就不会穿。我过去给她穿上,刚好盖上小屁屁。我只剩下裤子了,又不能脱了裤子给她啊!此时天琴说了句:“我这里有衣服。”

话说完,她一闪身出来了,拿了一条牛仔裤出来。她看着这姑娘愣了下,说:“你会说话吗?”

这女的摇摇头。天琴过去,给她黏糊糊的腿上穿上了裤子。真的挺麻烦的,最后说了句:“剩下的我可不管了,我要回去泡温泉了,你那里边真的太舒服了。”

她嗖地一下就回去了,我看着她说:“跟我走吧,去洗个澡。”

抬头一看,不远处有一家商务酒店,我俩走过去,我开了个房间,服务员看了老半天这女孩子,别说是她,我看着都觉得奇怪。我说:“刚才被鸡蛋砸了,洗个澡就走。”

2014-05-07 11:36:08, 746楼

服务员这才信了,进了房间,我给她放好了热水。刚转身就看到她已经脱光了自己,我那个脸红啊,心说姑奶奶啊,这是什么节奏啊!我说:“小姑奶奶,我是男人,你是女人,矜持懂么?你要矜持。我出去你才能脱衣服,出来的时候要裹着浴巾,明白吗?”

心说算了,说不清。我拿起衣服开始在一旁洗,经常抬头偷看她。她站在莲蓬头下开始洗澡。那黏糊糊的玩意不太好洗,这丫头还不会使用洗发水沐浴露,我只能手把手教她。说实在的,我都硬了。那有啥办法,咱不是那样人啊!

用香皂洗干净了衣服后,出去挂在窗户前。她洗完了就出来了,啥也没穿。我赶忙进去拽了浴巾给她裹上了,我把她按在床上说:“矜持懂么?就是你的身体不能轻易让男人看到。这是隐私,谁也不能看。”

2014-05-07 11:36:36, 747楼

她还是不说话,呆呆地看着我。窗户突然被敲响了,我看到了那小怪物的脸,顿时这丫头就兴奋了。跑过去打开了窗户,这小怪物直接就趴在了这丫头的怀里。我心说,伴生魔,到底是个什么物件啊!

这小怪物很兴奋,跳到地上手舞足蹈的像是在说什么,我也听不懂,但是这姑娘倒是听的很兴奋,他俩是可以沟通的。

2014-05-07 11:36:38, 748楼

49

看看表,已经半夜十二点了。这一折腾,把我也折腾够呛,衬衣还湿着我就穿上了。我说:“你们不要动,我明早回来,顺便买一些衣服回来。明白吗?”

那小怪物似乎是在翻译,叽叽喳喳说的什么我也听不懂。这下,这女的明白了,对我点点头。

我还担心大厦里的事情呢,老骗子说今晚张静会死的,他不像是糊弄我玩呢。当我打车回来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楼下停了三辆车,并且每辆车里都装着鬼魂,我看过去,都是熟人啊,就是刚才去我家的那些人。

当我一辆车一辆车看完后,并没有看到瑾瑜,梅芳,和张静。心里倒是放心了一些。但是随后,我就看到明月从里面出来了,她和小九拽着张静往外走。张静看到我后就喊:“杨落救我,我还欠你钱呢呀!”

2014-05-07 11:37:07, 749楼

明月和小九看到我后,停下了,她抬手就给了我一个大嘴巴,随后扑进了我的怀里。明月这时候在一旁愣住了:“自己人哈,放我一马,我还没活够呢我。”

我知道明月是在怪罪我没有去找她,我说:“没去找你是有原因的,明月,你要相信我。现在我就是个麻烦,我俩最好不要见面。”

明月说:“杨落,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我也不是个怕麻烦的人,不然也不会脱离妖魔,投入了鬼界当差。”

小九喊了句:“姐姐,我们走吧。这样男人最靠不住了。”

我说:“这张静是我的朋友的妹妹。”

2014-05-07 11:37:20, 750楼

“杨落,我哥说你是个道士,先前我还不信,以为他骗我的,这下我真的信了。你救救我吧,我欠你钱呢还,我死了就没人还你钱了。”张静对着我喊了起来。很明显,她的神智还是很清醒的。

明月说:“但是就算是我放了她,谁为她还魂啊!尸体看起来倒是还不错呢,只是被震死了。内脏破碎,乱成一锅粥了都。”

我说:“也许我能行。”

我明白自己当初伤的有多厉害的,还不是把自己治好了吗?相信,我也能治疗好张静的吧。事实上,治疗张静可是容易多了。

张静说:“杨落,你干嘛去了啊?你走后就从窗户闯进来一只小怪物,紧接着就进来俩人,在屋子里打起来了,说也奇怪,我们都被震死了,瑾瑜和梅芳……”

2014-05-07 11:37:33, 751楼

“怎么了?”我问。

“预知后事如何,你先救了我呀你!”她喊了起来。

明月说:“别喊了,你死不了。”

小九过去对一些手下说:“好了,你们先回去吧,这边没你们的事情了。”

明月对我说:“这边追魂的事情归我们管,是我们的领地。没事的。走吧。”

我心说到哪里都一样,走后门是无法杜绝的。我进了屋子,就看到满地的尸体,而梅芳在沙发上晕倒了,瑾瑜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满脸都是血。再看看别人,都死在了地上,姿态各异。我这才相信,这里还真的不是个什么好地方。死过人的屋子不要买,这还是有些道理的。

2014-05-07 11:37:48, 752楼

但是老骗子是怎么看出来张静会死的呢?难道他未卜先知?还是这张静脸上带着命数呢?难道真的有命运这东西吗?不然老骗子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心说干嘛要救张静呢?难道就是因为我和张军关系不错吗?这算不算违规了呢?会不会折寿呢?我发现,我想的有点多了。我蹲下抓住了张静尸体的手腕,开始探查她的尸体,可不是咋的,内脏都碎了。

明月和小九在我旁边看着,明月也蹲下,问我:“怎么样?能弄好吗?”

我体内的真气随着我的意念开始游动,这是我第一次给人治病。但是我能感觉到张静尸体的变化,她的内脏开始重塑,速度之快连我这个施法的人都有些咋舌。

2014-05-07 11:37:45, 753楼

张静就站在旁边,看着自己的尸体发呆。这种体验很少被人所知的,因为死了就是死了,死人是没办法告诉我们活着的人看到自己尸体是什么感觉的。

当她的心脏恢复跳动的那一瞬,她的灵魂就像是被牵引一样被拽进了她的体内。随后,她猛地坐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瞪圆了眼睛开始四下看着,最后抓着我说:“我是不是活了?娘的,发微博!”

她掏出手机就开始拍照,我一把将她手机抢过来踩碎了。“你最好闭上你的臭嘴,管好自己,不然让你死简直易如反掌。”

明月和小九都翻了个大白眼。明月说:“我要回去了,还要交差呢。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我点点头,送走了二位。张静这才问我:“怎么办?”

我说:“还能怎么办?给你哥打电话吧!”

2014-05-07 11:37:57, 754楼

我看到我的房子里的墙壁上被炸出了一个大洞,里面的水管也破了,在不停地喷水。此时,瑾瑜站了起来,过去对着这水在洗脸。

张军来了后,先是让人把梅芳送去医院了。然后问我怎么回事儿?我说还能怎么回事儿?有人在我家里打起来了,结果波及了一群无辜的年轻人。张军挠脑袋,说这报告怎么写,我说你就写家里煤气爆炸就行了,不然还真的没办法写。他点点头说:“也只能这样了。”

瑾瑜很安静地在一旁站着,站够了后,自己进了卧室去睡觉了。物业的人关了水,开始来人堵水管,堵好了后说明天来人修墙就走了。我进了卧室,坐在一旁抽烟到了天亮,然后抱起了瑾瑜下了楼,到了地下一层,上了车。我点了一支烟,去了春熙路上买了些衣服后,直奔驷马桥。

瑾瑜坐在旁边一句话不说,什么都不做,一直在发呆。当我停车要下车的时候,她说了句:“也许我真的错了。”

2014-05-07 11:38:25, 755楼

“你小屁孩儿,胡说什么?你妈妈只是教你些什么了?”我说完下车,嫌她走得慢,背起她上楼。

我去敲门,很久都不开,我叫来了服务员,打开了房门。一进去我就傻眼了,屋子里能打翻的全翻过来了,能打碎的全打碎了,床单被罩都被撕得粉碎。可就是那姑娘和那小妖怪不见了。

窗户开着,窗帘也是被撕得破破烂烂,服务员一看就开始拿对讲喊经理。经理是个男的,来了就得瑟,说要我赔钱。我说:“还没让你赔人呢。你把人还给我,我住进来的时候是两个人,我出去的时候是一个人,应该还剩一个人。你给老子算算,二减去一等于几?请回答。”

经理看着我算了老半天,这才喊了保安经理上来。开始凶那个保安经理,问他二减一等于几的问题,保安经理说算对了是等于一,算错了等于几斗殴有可能。经理喊了句:“既然等于一,为毛进来俩人,出去一个人,剩下零个人了?难道是算错了?”

2014-05-07 11:38:39, 756楼

保安经理是个胖子,对着我咋咋呼呼说:“啥事呀?我们还能藏你一个人咋的?”

我到了窗户那里,往外指着说:“人不是你们藏起来的,难道从这里飞了啊!”

我心里却在说,一定是从这里飞了啊!我指着经理说:“这人你们要是给我找不出来,我和你们没完。我先去报警,下午我再来找你们算账。我告诉你,我公安局有熟人儿!”

经理也着急了,问保安经理说:“你还站着干什么啊,还不快去调监控啊!”之后对我嬉皮笑脸,说先别报警,我们再好好找找,兴许出去了没回来呢。

我心说想让老子赔钱,你当我傻啊!我不找你们要人就是天大的恩赐了我。我拉着瑾瑜的小手就出来了,酒店总经理都出来说好话了。麻辣隔壁,这要是我没点见识,还不真的要给人家赔钱啊!那一屋子东西,没有两万下不来。

2014-05-07 11:38:50, 757楼

物业给我打电话,说来工人给我修房子了。我说这就回去了,到家的时候工人在电梯间里坐着打扑克呢,见到我后都站起来,问是不是我家找工人,我说是啊,开了门,工人进来,狮子大开口,张嘴就是包料五千,我说五百,爱干不干。结果工人都走了,我心说难道建筑工人工资都提了?我记得我小时候我爸出去干一天30块钱的啊!

这手艺咱也会,出去买了砖头瓦块的自己鼓捣,从泥瓦匠,到水暖管工,连买工具再买材料,花了不到2000块钱,两天我都弄好了。而且是全都是好材料。瑾瑜别看个子小,干活不含糊。一直跟着我忙活。不过话比较少,成了小哑巴。

刚弄好,梅芳出院了。她给我打电话,说自己最近精神可能出问题了,我说那你就好好养着吧。她说想搬过来和我一起,说自己害怕。我说那你就过来吧,她过来了,一进屋子就拉住了我的手,然后哭哭啼啼说:“杨落,医生说我是妄想症,把没有的事情想象成现实了。你说我怎么会得这么个病呢?”

2014-05-07 11:39:02, 758楼

我看看一旁的瑾瑜,她撇撇嘴没说话,我说:“你多休息休息就好了啊!”

张静这时候进来了,一进来就喊着气死了。我问怎么了,她举着新买的手机喊叫,说没有人相信她是个死过的人,竟然没有人相信这世界上有鬼,你说气人不气人!

我说:“这世界本来就没有鬼啊!要是有,你弄一个我看看。”

张静听完后都傻了,她不得不点点头说:“早晚我会证明的。”

2014-05-07 11:39:17, 759楼

50

之后,这俩女人相约去买菜,回来的时候就在我家做饭。我好不容易有点闲空了,回了卧室关了门,修炼了一阵子我的大循环。内视的时候差点走火入魔,我看到天琴洗澡了。

因为这个弄得我心浮气躁的也没修炼好,睁开眼深呼吸了很久才让自己平静了下来。出去后发现瑾瑜在看电视,两个女人不见了,瑾瑜说去了张静家睡觉了。

俩人成了闺蜜。

我看看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但是这个时间就睡觉,也太早了点吧!

咚咚咚!

敲门声响了起来。我笑着说:“她们是睡不着的。”

2014-05-07 11:39:30, 760楼

我去开门,从门镜往外看看,却看不到人,心说谁呀,这是不是逗我玩呢啊!我没开门,接着门又响了。我还是看看,还是没有人。我骂了句:“真他妈的见鬼了,谁呀?敲门的时候还藏起来。”

我刚骂完,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我心说真他妈的见鬼了,但是也没感觉到有鬼的气息啊!我挥挥手,让瑾瑜回屋。她从床上跳下来就回去了。我压住门把手,猛地推开门,一眼就看到小怪物站在门前呢。这小东西,怪不得我看不到呢。

我问了句:“乖乖,你家主人呢?”

话音刚落,从旁边走出一个人来,被布条裹着,是那些床单被罩窗帘啥的裹的,就像是木乃伊一样,一出来就对我说了句:“我饿!”

2014-05-07 11:39:44, 761楼

我心说姑奶奶,你这是跑哪里去了啊!这小怪物吃老鼠,生存能力强,你这么漂亮,吃老鼠能行么?我把她拉进来,小怪物也跟了进来。我一转身才发现,瑾瑜在门口趴着,看着小怪物嘻嘻笑呢。这丫头确实与众不同,一点都不害怕。

接下来,小怪物和瑾瑜玩得挺开心的,互相逗弄。我让这姑娘进了浴室,并且把买的衣服给了她。 她出来的时候光彩夺目,我看呆了。

“我饿!”她又说。

我这才想起来这个关键问题了。去给她煮了一桶方便面。她吃完后说还饿。我连续煮了五桶方便面,她还说饿。我说你千万不能再吃了,她也就没坚持,看来是打着底了吧。

2014-05-07 11:39:56, 762楼

我把她和小怪物安排在了我的房间里,而我则和瑾瑜睡在了一张床上。这死孩子睡觉不老实,喜欢用大腿夹着我,骑着我睡。我怕她醒了,心说你骑着就骑着吧。最可气的是,这死孩子也不是做春梦了还是咋的,在半夜的时候竟然一双腿越夹越紧,身体还和虫子一样的蠕动了起来。

我一个大人愣是被她这么给搞害羞了。我心说这孩子也太早熟了吧!怎么就这样了呢?我被她搞得也是挺难受的,一条大腿被她夹着,怎么都拽不出来。好不容易拽开了,去了卫生间里,心里想着李红袖来了一火,这才舒服了,回去睡得很香。

我睁开眼的时候是早上,浑身都觉得轻松。一转头,就看到瑾瑜在床边端着个餐盘,里面是两杯热牛奶。她说:“快喝吧,本姑娘刚刚热好的。”

我说:“你给那女孩子了吗?”

“她好像是走了。”

2014-05-07 11:40:09, 763楼

我直接起床去了那个卧室,可不是咋的,这女孩子真的走了。我心说这傻不拉几的玩意儿,能去了哪里啊?不过走了也好,免得因为她,搞得我四处树敌。

我回来喝了奶,然后说:“用微波炉小心点,知道怎么用吗?”

“知道。”她笑了下。

本来日子本该这样平淡的过下去的,我不愁吃,不愁喝,没费劲就弄来一女儿,这不是挺好的吗?我打算给瑾瑜找学校,但是瑾瑜就是说不去,说自己什么都懂,就等着高考的时候考大学就行了。我不信,就考了她一下,从小学到高中的题我出了一百道题,结果她一一作答,竟然是满分。当然,我没有考作文和政治这样不理性的题目。

2014-05-07 11:40:19, 764楼

这下,我没有了逼她上学的理由,心说不愧是精灵的后代,真聪明,要是我和李红袖有个孩子多好啊,我的后代岂不是可以一直留有精灵的血统了吗?那不是很牛逼吗?悔之晚矣啊!可惜了李红袖这么个人了。

这闲下来了,我一下想起了一个人来,那就是南宫燕。要不是她,我怎么可能被人给弄那么惨呢?老李失踪,李秀儿被掳走,而我却无能为力。中玄城,听任九天和那个血旗营的谷三江念叨过,似乎对中玄城顾虑颇多。看来,这是个大坑啊!我还明白,想要找回师妹,就必须先上青城山南宫家,因为在这个世界里,只有南宫家在和中玄城直接联系,并且,自己的女儿南宫燕也送去了中玄城。

我日他妈的,老子这脑袋上怎么突然觉得这么绿呢?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似乎一下就引发了我的愤怒,拳头攥得紧紧地,随后又是一声叹息。毕竟,自己真的是太弱了。即便是知道了中玄城在哪里,也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师父啊,你要是死了,可要保佑我啊!

2014-05-07 11:40:31, 765楼

大魂师,还是个入门级的大魂师,别说是中玄城了,随随便便出来个人就把我弄惨了,比如那个顾长虹,也就是个九品道,收拾我就像是欺负小孩子一样,人家一抬手,我只有哭的权利。

一白天我都在屋子里修炼,我发现龙道这东西和道家的晋级没有一点关系。就是一条,不断地淬炼自己的身体,让身体足够强悍,由外而内的改变身体。道家的则完全相反,我虽然也不清楚,但是我起码知道道家那些东西是由内而外的,是从心开始修炼的。

正所谓急走练体,慢走连心,你见过哪个道士走路的时候急匆匆的了呢?

想到这里,我心说,还是练我的大循环靠谱一些。

2014-05-07 11:40:44, 766楼

大魂师的修为相比魂师,给我带来了澎湃的真气源泉。两颗内丹在体内不停地旋转着。我窥探着上面的一切,两边的小狼在不断地进食,嬉戏,成长。

狼灵,难道只是天地能量孕育出的灵魂吗?和那个食鬼虎一样,只是灵魂吗?

我突然想起了瑾瑜对我说的话来了,对啊,我这双属性的真气似乎是绝无仅有的,在攻击的时候是不是可以结合起来呢?我开始痴迷于这样的探索来了。

我一伸手,打出一掌,一团炙热的掌风打到了屋子里的墙壁上,屋子里的温度瞬间升高,紧接着就是一掌寒冰,打在墙上。顿时这墙就噼啪响了起来,接着,愣是在墙上出现了一个手掌印来。这手掌印内的砖头变成了灰粉,顺着墙壁滑了下来。我这才基本理解了这种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的霸道的攻击力。

2014-05-07 11:40:56, 767楼

接下来我在想,如果一拳打出去,前半部分是炙热的,后半部分是寒冷的,那么效果岂不是更好的吗?好吧,我给这种掌法起了三个名字,寒冰掌,烈火掌,如果能融合成一掌,就叫寒冰烈火掌。

我对寒冰烈火掌的修炼已经接近了痴迷的程度,废寝忘食,但是始终没有能够成功地一掌打出双属性。最多就是左手出寒冰,右手出烈火。但是这样的攻击很明显是大打折扣的。要是能在一掌内打出双属性,攻击力提高百倍不止。没有人能料到,也没有人能很好的防御这样的攻击的。

这样的属性攻击,对方只能使用物理防御,属性防御是完全无效的。可以预见,这样的攻击是多么的可怕,要是不明所以的人使用属性防御,后果可以想象。

至此,我觉得再也不能在城里住了,因为在这里住下去,搞不好就要把这栋大厦给拆了。几经周折,我们在西岭雪山下的一个叫花水湾的地方,租了一个院子住了下来。

2014-05-07 11:41:38, 768楼

建了个群:293381461,群里有你想要的,可以去谈谈人生。

2014-05-08 17:02:30, 771楼

51

离开了喧嚣的都市,一下子就觉得静了下来,到了晚上,这里安静的让人陶醉。躺在床上,不管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都是一种享受。

在这样的环境里,我的想象力顿时就丰富了起来,灵感也都来了。

我脑袋里突然有了一种想法,在我催动真气的时候,根本没办法很好的将两种真气在一掌内打出来,这似乎从逻辑上是不可行的,因为你没办法一次打出又冷又热的一掌,又冷又热的东西是什么东西呢?我可能是走入了误区了。但是换个角度呢?

我是不是可以像做炸弹一样,让能量先释放出来,之后进行包裹,然后再打出去呢?

2014-05-08 17:02:42, 772楼

想到这里,我再也睡不着了。在我的院子前面是一条小河,院子后面是一座小山。我的院子就座落在山脚下。我出了院子,走进了一片竹林。在这竹林深处有一片空地,这是我新整理出来的。到了这片空地,我站好,一伸手,一颗蕴含着炙热能量的能量球在我手中形成。之后,我开始调动那包围在内丹周围的雾气,也就是那第三股的温和能量出来,将它包裹上,用意念力控制住,保持稳定,之后,又从体内调集出来一股冰寒能量,紧紧裹在这炙热能量球外部。刚刚包裹上,我就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不安。

这个球体极不稳定,最关键的就是中间负责分离的那层薄膜,内热外冷。虽然我意识一直在注意着,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上面,但还是没有控制住。一瞬间,它破裂了,紧接着,就是一声冰与火的碰撞,砰地一声爆炸开来,我被直接掀飞了。我摔出了大概有十几米,之后猛地坐起来,突然周围的竹林哗啦一声铺在了地上,以爆炸的地方为圆心,成了一个半径三十米的圆。铺在地上的,是竹子的碎屑。

2014-05-08 17:02:51, 773楼

我兴奋极了,起码我知道,这个办法是可行的。我的思路是正确的,之后就是怎么控制那负责稳定的中间那一层的能量的问题了。俗话说,熟能生巧。我发现控制那层薄膜靠的是另外一种力量,那就是灵魂力。这种灵魂之力同样需要修炼,这可不是跑步就能解决的事情。需要平心静气,无欲,不贪,平静,恬淡。

我静静地坐在竹林中,一直到了日出东方,我才睁开眼,却看到瑾瑜正搂着远处的一棵竹子看着我发呆。我笑着说:“你起床了啊!?”

“杨落,我们就在这里住下吧。不要再回去了,等我长大了,给你当媳妇儿。”

“这死孩子,胡说什么?你妈妈和我关系挺好的,她让我照顾你,我把你照顾到大学毕业,我也就差不多老了,你给我当什么媳妇啊?别乱想,我不能辜负你妈妈明白吗?”

“不,我就要给你当媳妇儿。”

2014-05-08 17:03:04, 774楼

“以后这件事想都别想了,我才不要你呢。你还是乖乖地等着考大学吧。你还不是考虑这些的年龄呢!”

她小嘴撅起来,脸红扑扑的,转身就跑了。我伸了个懒腰,爬上了山顶,伸着胳膊对着东方的日出用力一挺说:“我日!”

是男人都懂的,早上起来自己的二弟都会无比兴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瑾瑜学会了做饭。虽然身高不够,但是她会踩着一个板凳洗菜,切菜,炒菜。我早上没吃什么,中午回去的时候,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说实在的,我有一种虐待儿童的感觉。但是自己又实在是懒得做,我说:“你别做饭了,我们去饭馆吃。”

2014-05-08 17:03:18, 775楼

在这花水湾,有很多小饭馆,是专门招待游客的。这里的游客络绎不绝,都是因为这山清水秀,大好风光。

“不做饭还能做什么?”她嘟囔了一句,然后笑着说:“杨落,你说我们就在这里过一辈子怎么样?以后我给你生很多孩子,……”

“吃饭。”我说。

她一摔筷子就进了卧室,我看看卧室的门,然后低头吃饭。心说这孩子,是不是魔怔了啊!

事情就是这么邪,就是这天,在对面的一个五星级大酒店里,来了两个人。他们在酒店的公园里走来走去。我的院子和这个酒店的花园就隔着一条小河。

2014-05-08 17:03:14, 776楼

小河里有很多的鱼,有几个老汉坐在河边钓鱼。我就看他们钓鱼,这是休养灵魂的很好的办法,我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修炼什么道法,更不是什么龙道,而是灵魂力的养成。只要有了足够的灵魂力,意念力,我就能很好的控制那暴躁的能量,成为我最大的底牌。我甚至想,有了这个是不是能打顾长虹一个措手不及呢?

内核是炽烈的能量,外面是极寒的攻击。爆炸后,先是极寒的攻击,然后无接缝的就是那种炙热的烘烤,就算是你是仙子,也够你喝一壶的了吧!我聚精会神正看着呢,就听到小花园里有人说了句:“何方孤魂野鬼?见到我们血旗营的頋统领也不行礼吗?”

我一听就愣了一下,顾统领,难道是顾长虹那婊子吗?我忍不住站了起来,沿着小路到了花园的旁边,伸着头看了进去。这一看不要紧,不是顾长虹又是谁呢?她来花水湾干嘛了啊!不会是来追杀我的吧!

2014-05-08 17:03:39, 777楼

此时天色已晚,钓鱼的那些大叔大爷的都收了杆撤了,还有个大爷对我喊了句:“小杨,我回去了,有时间一起喝酒!”

我朝着他挥挥手,然后继续看着花园里。我看到在一棵树下蹲着一个男的,不停地用手在地上写着什么。顾长虹一头亮闪闪的白发,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衣,在我看来一点都不好看,不可爱。没有男人喜欢女战士的。不过这么一包裹,她的身材还是很好的。

她并没有发现我,而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那个鬼身上。在她身前是个姑娘,个子不高,也就是一米六左右。她喊了句:“那只鬼,说你呢。你在地上画什么呢?”

那只鬼突然嘿嘿笑了:“画个圈圈诅咒你!”

“你找死!”

2014-05-08 17:03:53, 778楼

这丫头刚要出手,就被顾长虹一把拉住了。顾长虹呵呵笑着说:“如果我没看错,阁下就是这西岭雪山的主人,西岭鬼王常无名吧!”

“没想到还有人能记得老夫,老夫以为早已被这个世界遗忘了呢!自从被姬问天打败后,好像江湖上很少再有人提起我的名字了,我只是个失败者。失败者,失败者,失败者……”

“前辈,不打扰了。”顾长虹似乎对这鬼王挺顾忌的,拱手就要离开。

这鬼王却说了句:“画个圈圈诅咒你!”

顿时,我看到周围突然从地下钻出了一个个的墓碑,堵住了顾长虹的去路。顾长虹转身说:“这是为何?”

2014-05-08 17:04:05, 779楼

“你说为何?我如果没记错的话,血旗营的顾老魔和我有过契约,只要我还活着,他的人就不会来侵犯我的地盘。”

“前辈,我们并没有侵犯,只是打算在端午节这天上雪峰赏月的。”

“周围雪峰无数,为何偏偏来我西岭雪山?我这里不欢迎你们血旗营的人,也不欢迎青城的人,更不欢迎地府城的人,我这里,只对人类开放。”

“难道前辈觉得我不是人类吗?”

“你觉得你们血旗营还算是人类吗?”他说完,还是蹲在地上,用手在地上画着什么。这些墓碑突然一个个弹跳了起来,化作了石人朝着这一主一仆冲了过去。

顾长虹喊了起来:“小红不要硬拼,这是诛魔鬼咒,我们不是敌手!”

2014-05-08 17:04:22, 780楼

她说着,一伸手抓出一把符咒,顺手甩出去,落地后,是一个狗群,朝着这群石人冲了过去,但一个个只是瞬间就被这些石人给打得变成了几团燃烧的纸片,但就是这短暂的喘息机会,顾长虹已经拿出一张黑色的符咒,抖开后在天空形成一个黑色的大手,这大手伸出来直接抓住了顾长虹和那个丫头,然后猛地一挥,这俩女的直接就被扔了出去。就听顾长虹喊了句:“前辈,告辞了,多有打扰,请多海涵!”

这群石人不停地弹跳,但是已经晚了。

这鬼王只是抬抬头说:“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能驱使通天魔手这样的高级符,小看她了。”

2014-05-08 17:04:38, 781楼

52

我都看傻了,心说这鬼王在地上画个圈圈就把顾长虹给吓跑了,这顾长虹在用手指头一点就把我拿下了,要是我到了这常无名鬼王面前,还不是只有等死的份儿啊!心说这老家伙不喜欢客人,我还是闪吧!

当我转身要走的时候,直接撞在了一个人身上,太近了我看不清是谁,后退一步,顿时傻了。结结巴巴说:“前辈,我,我我我,我不是有意偷看的,这都是纯属巧合,如有雷同,算我错了。”

“小子,能看到就说明是修道的。你是哪个门下的?”鬼王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挡住了我的去路。

“东翼派,小门派,不足挂齿。”

鬼王听了后一愣,随后点点头说:“你是第几代了?”

2014-05-08 17:04:49, 782楼

我结结巴巴说:“不,不,不太清楚,我师父是李逍遥,我是第几代真的说不好。”

“李逍遥?哦,那个不着调的小子,当年他师父还在人间的时候,带他来过西岭雪山,我见过,没出息的玩意,听说后来把山头都卖给南宫傲了,自己混迹在都市里招摇撞骗。我没说错吧!”他捏着手指头说:“这么说,你应该是第四十八代了啊!”

我拱手说:“前辈英明!我要回家吃饭了前辈要是不嫌弃,回家坐坐吧。”

我这就是客套话啊,没想到鬼王一听笑了:“好啊,很久没和人喝过酒了,走,去你家喝两杯。”

我在心里抽自己的大嘴巴,心说让你嘴欠!我没事招惹他一个老鬼干嘛啊我!

进了家门,刚走进院子,鬼王问我:“家里还有个精灵小奴?”

我笑着说:“不是,是故人之女,托我照料的。”

2014-05-08 17:07:22, 784楼

“精灵乃低等民族,不用惯着她。你要是对她好了,她反而受不了。对待精灵就不能把它们当人看,你要是拿它太当人了,她的要求就会像气球一样膨胀,自己就不拿自己当人了,会拿自己当神。”

我点头哈腰说:“前辈说的极是,特别对。”

我们吃饭,瑾瑜不敢上桌子,在一旁低着头站着,看起来是吓坏了。我说你过来吃啊!鬼王说:“她只是低等精灵,凭什么和我们坐在一起吃喝?下去吧,去厨房吃。”

“是。”瑾瑜很听话,低着头后退着走了。

我发现,瑾瑜出了不少的汗。眼看都要虚脱了一样。我搞不懂,怕什么呀!不就是个糟老头子嘛!

2014-05-08 17:07:39, 785楼

这糟老头子,一张蜡黄的脸,花白的头发,胡子一大白,喝酒的时候还会打湿了胡子。吃起肉来毫不含糊,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练就的阴阳不忌的。喝了个差不多后,老家伙问我:“怎么来了这花水湾了啊?”

我说:“图个清静,都市里太吵了。”

“不知道多少人想来我西岭雪山,都被我赶跑了,咱爷俩投缘,我同意你来我这里修炼了。”他哈哈笑着说:“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大方呀?”

我赶忙做感激状,拱手说:“多谢鬼王前辈。”

心里却在说,去你妈的吧,我不在你这里修炼还可以去别处啊!你走了老子就搬家,守着你有点太危险了,指不定啥时候脾气一上来就把我灭了,到时候我找谁说理去呢?

2014-05-08 17:07:49, 786楼

随后,他喝了一杯,放下酒杯后问我:“看你修炼的也不是你师父传授你的法门啊!你他妈的到底修炼的什么呢?”

我说:“也谈不上什么,不过我想修炼灵魂力,只是不得其法,每天都在冥思苦想,怎么提升魂力呢。”

鬼王听了后突然不屑地笑了起来,看着我说:“炼魂是我们阴间的人才修炼的东西,我们没有阳刚的体魄,故而选择修炼魂一道。你们有着得天独厚的身体,为什么要选择修炼魂力呢?不怕打击你,就算是你修炼一辈子,你的魂力也是赶不上阴魂十分之一的,因为环境不同,你的魂力根本就练不出什么名堂的。”

2014-05-08 17:07:58, 787楼

我心说,小爷没想和你一样厉害,更不想在地上画个圈圈就能诅咒谁。只是想用魂力控制住那个易燃易爆的能量体,随心所欲地控制住它,我就知足了啊!我说:“鬼王说的极是。”

“你要是想学,我给你一套心法,你用这个办法练习下,看看效果如何吧!”她说完从怀里拽出一本书来,随手一扔说:“不是什么好玩意,叫远古练心实录。说的就是怎么修炼灵魂力的,都是一些几万年前的人写的,也不知道对不对,我对着修炼了五百年了,该记住的也都记住了,这个就送给你吧!”

我赶忙故作惊讶地说:“这可是宝贝啊!鬼王大人,您对我为何如此厚待呢?令晚辈诚惶诚恐啊!”

“谁叫我和你投缘呢?对了,你要着重练一下这个,叫魂断一梦,浴火重生。这个还是很玄妙的。”

2014-05-08 17:07:59, 788楼

我一看吓了一跳,心说这不是作死的节奏吗?上面是古文,看不懂,下面是注解,说让魂魄痛苦到极致,然后用内力摧毁灵台,在灵台内燃烧起一把内火煅烧灵魂,如果煅烧七天灵魂仍然不灭,那么就是灵魂蜕变之时。我看着鬼王说:“鬼王,您炼成了吗?”

“我当然炼成了啊!不然我能有这样强悍的灵魂力吗?刚才你也看到了,我只是意念一动,就把血旗营的那个娃娃打得落花流水。”他站了起来,看看窗户外面说:“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休息了。明天我来看你,监督你练习。”

我心说你大爷,这是要拿老子当小白鼠啊!你拿老子做实验,门儿都没有,你前脚走,老子后脚就逃了,逃出你的势力范围就是了。你和各门各派都有约定,我想你也是不能跑进别人的领地的吧。

2014-05-08 17:08:37, 789楼

他出了院子,我在后面送他。他到了外面后,突然转过身对我说:“对了,我忘了告诉你,即便是我在雪峰上,照样能知道你的一举一动,因为我在周围有眼线,你要是想走,一定要先和我打个招呼,要是你私自逃了,我可是要按照你临阵脱逃论处的。”

“临阵脱逃?”我问。

“杀无赦!”她伸出手在我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我的天!我这不逃还等毛线啊!他刚走,我就开始收拾东西,收拾完后,拉着瑾瑜就上车了。车还没开出院子呢,我就听到了鬼王的传音。他说:“大半夜的你鼓捣汽车干嘛?烦死了。”

2014-05-08 17:08:51, 790楼

“我去下超市,买点吃的。”心说你麻痹,这不是在开玩笑。真的知道我的一举一动。

我无奈,去了超市,买了些小食品回来。一路回来的时候,我含着棒棒糖,心说老鬼,算你狠!不过想让小爷练你那自杀的鬼门道,打死也不干。

第二天鬼王来了,一大早就坐到了我的屋子里,这老家伙根本就不怕阳光。看来已经是得道成仙了啊!这老家伙一进来就吵着让瑾瑜去下厨做菜,说瑾瑜做的菜还是很好的。瑾瑜慌乱地提着菜篮子就出去了。

这老家伙看着我说:“打算什么时候修炼啊?”

2014-05-08 17:09:04, 791楼

我笑着说:“老前辈,我觉得自己功力尚浅,还是从最基本的练习吧,那么高深的法门,等以后有些根基了再说吧!”

老头说没问题,等下我们就开始吧。瑾瑜回来开始做饭,吃完后才上午十点。喝了个差不多了,我们到了院子里。鬼王让我脱了上衣,我就脱了,心说这老家伙这是要干嘛啊?他让我靠在院子里一颗柿子树上,我就靠在了上面,心说这是什么练习方法啊!简直就是扯淡啊!

之后,他从怀里拽出一根绳子,将我捆绑在了这棵树上。瑾瑜在一旁偷看,一句话也不敢说。之后,这老家伙走到了屋檐下取了太阳伞。在我对面不远处撑起,之后在太阳伞下摆了一把藤椅,旁边是小茶几,对瑾瑜喊了句:“上烟,上茶,上糕点,上水果。”

2014-05-08 17:09:13, 792楼

瑾瑜诶了一声,跑进屋梓开始忙活。

很快就摆满了茶几,老家伙端起茶水喝了一口,顿时就把茶杯摔了,接着就是一个大嘴巴抽瑾瑜脸上了:“小奴,你想烫死爷啊!”

“大人息怒,我马上给您吹凉了。”瑾瑜进了屋子,拿出茶杯,又倒了一杯,吹了几下后递给了这老不死的。

老不死的喝了一口,满意了,挥挥手,瑾瑜就下去了。我简直都要气吐血了,脑袋嗡嗡的,无奈被绑着,毫无办法。

2014-05-08 17:09:27, 793楼

这老不死的喝完了后,从腰里拽出一把鞭子来。这鞭子乌黑发亮,他本来是用这鞭子当腰带的,如此一来,这鞭子抽了,裤子就掉了,他干脆脱了裤子,就穿着个大花裤衩子。上衣的小褂也脱了,叉着腰站在我的面前说:“老子这就让你知道知道怎么炼魂。”

他抡起鞭子,直接抽打在了我的身上,啪地一声,皮开肉绽。可是随后,我的体内真气迅速就修复了我的身体。老不死的一看乐了,他说:“没想到你小子竟然自愈功能这么强,有的玩了!”

他左右开弓,连续抽打,打得我血肉横飞,我总算是忍无可忍了,张嘴迎着万里东风骂了句:“老杂毛,老不死的,我草你妈!”

2014-05-08 17:09:40, 794楼

建了个群:293381461,群里有你想要的,可以去谈谈人生。

2014-05-09 17:11:36, 797楼

53

这老不死的老杂毛一鞭子轮过来,啪地一声带走了我的一片血肉。他哈哈大笑了起来:“骂得好,听着舒服,继续!”

我也是忍无可忍了,憋了一肚子的气。从他那么看待我家精灵小妹瑾瑜开始,我就看他不顺眼了。我破口大骂道:“老不死的,你就是贱骨头,你就是欠骂!我草你妈的,你他妈的有本事打死我,打不死我,将来老子非拆了你研究研究鬼是怎么组成的!”

“我让你骂!”他连续几鞭子下来,打断了我的肋骨。

一阵疼痛袭来,我一阵热汗冒出来,喊叫道:“别打了,我不骂了,我不骂了。”

“我让你不骂!”他又是连续几鞭子下来,我的大腿就像是被刀子割一样的疼,大腿骨断了三截。

我顿时惨叫了起来,又是开骂:“你麻痹!老子是骂不骂啊?”

2014-05-09 17:11:57, 798楼

“随便你,反正老子看你就是不爽,自打看到你就知道你小子不地道,看起来道貌岸然,却心怀鬼胎。你骂不骂老子都要抽你!”

我被他打得实在是疼痛,干脆忍不住晕了过去。我醒来的时候就觉得脑袋冰凉冰凉的,睁开眼问:“过了多久了?”

“十来秒。”老不死的拎着个破水桶,咣当一声把那个破水桶往旁边一扔。然后继续抽打我。

这他妈的要是拷问我什么也行,我招了就是了。现在我算是充分理解那些叛变革命的叛徒同志们了,这他妈的是真的坚持不住啊!我要是生活在战争年代,肯定就是叛徒无疑了。主要是现在想当叛徒都没有机会,我喊了句:“别打了,难道我只有英勇牺牲一条路吗?我能当叛徒吗?我跪求,让我叛变革命吧!”

2014-05-09 17:12:08, 799楼

“没门儿!”这老家伙体力很好,一直打我到了傍晚,要不是我体质特殊,早就被他打死了。

最可气的是,瑾瑜这叛徒,到了傍晚的时候做了一桌子的菜,都摆到了院子里的凉亭内的那张石桌子上,还烫了一壶酒。她过来后看看我,对那老鬼礼貌地一鞠躬说:“大人,请用晚饭吧。”

这是给这老杂毛增加营养啊,为的是打我更有劲吗?

这老不死的看着我噗地吐了一口在我脸上,然后放下手里的鞭子,喘着气说:“看在这桌子饭菜的面子上,老夫稍加休息,你也喘口气,吃完了继续打你。”

我高喊着申请:“求你了,一次性打完便好,等着挨打的滋味比真的挨打还要难受。这就好比小时候拿着不及格的卷子走在回家的路上一样忐忑啊!”

2014-05-09 17:12:17, 800楼

人家不可能接受我的建议,这老不死的也要休息一下啊!我那叫一个纠结啊,真的是死的心都有了。我真的想到了死,一股内气提起来,直接冲破天灵,必能当场毙命。当我刚有了这个念头的时候,就听天琴骂了句:“杨落你混蛋,难道你忘记了自己的仇恨了吗?”

我听了后一愣,咬破了嘴唇,轻轻卸了这扣真气。捆绑我的绳子不是普通的绳子,我双手试图挣脱,但是任凭这绳子勒到了骨头里,还是没有断。我那是揪心的疼啊!

当我一咬牙打算拔掉身后这棵柿子树的时候,老不死的在凉亭里小声说了句:“你要是敢挣扎,我就直接拧断你的四肢。虚伪的小子,最好给我乖乖的,我要你活你想死都不行,我要你死,你想活也是白搭。你就算是冲破了天灵,我照样抓了你的灵魂鞭打。”

2014-05-09 17:12:32, 801楼

我还是放弃了,因为我明白,越是挣扎就越是痛苦。

老不死的不是信口开河,吃完后,继续穿着大裤衩子站在不远处用鞭子抽我。打累了就靠在藤椅里抽烟去了。我被他也打习惯了,低着头,喘了口气说:“快起来吧,我都等不及了,快打我啊!”

他站了起来,拎着鞭子在空气中晃了一下,准备开始。

这时候不远处住着的老孙来了,拎着个水桶,看来是掉了不少鱼。老孙是唐山人,自己开了个铁矿,赚了不少钱。就在这里通过关系买了个院子,他进了院子就说:“小杨啊,快看,今天收获不错,今晚我们喝点,看,这是我买的花生米,猪耳朵,鸡爪子,鸡翅膀。来,我们爷俩喝点!”

他来了后看看我,之后围着我转了一圈,说:“你满头大汗的靠在树上做啥呢?这是练功呢?”

2014-05-09 17:12:47, 802楼

我心说老孙啊,你没事的话回去吧,这里不好玩啊!我看看拎着鞭子的常无名,又看看老孙,说:“老孙,我在忆苦思甜,今天不吃荤,不喝酒,你回去吧,改天我去找你喝酒。”

这时候我又是挨了一鞭子,脸顿时就抽成了核桃。很明显,老孙是看不到这老鬼的,也看不到我是被捆绑的。

他把花生米,猪耳朵,鸡爪子,鸡翅膀这下酒四宝放到了遮阳伞下的茶几上,然后坐进了藤椅说:“那你忆苦思甜你的,我在这里喝点酒,回去也没意思,小媳妇就知道追着我要包包,要新车,烦都烦死了。”

他坐在那里吃喝,我在这边挨揍。我又不敢大喊,只能忍着。我这衣服早就被打烂了,体无完肤,这老孙喝得迷迷糊糊,觉得我好笑,指着我乐。一直到了晚上十点,这没脑子的才回去,真不知道他这猪脑子是怎么发财的。

2014-05-09 17:13:01, 803楼

老孙走后,这老杂毛让瑾瑜关了大门,说以后谁来都不开门。瑾瑜应声是,乖乖就去关了门。把我气得啊,心说我平时对你多好啊!你就不能去找个救兵报个警啥的?我这被人打得体无完肤了都,你就不能可怜我,不落忍一下吗?这小王八蛋啊,小白眼狼啊这是!

虽然心里这样骂,但是我也明白,她不这么做也不行,很容易就会被这个有着严重的种族歧视的家伙给宰了。在这位眼里,精灵是劣等民族,想打就打,想杀就杀,丝毫不用客气的。这真的是太可怕了,毫无疑问,对我一个有着高贵血统的人类都可以这样折磨,要是瑾瑜敢说一个不字,那还了得啊!

慢慢的,我发现一件事情,这是在被绑了三天以后,我一下变得不知道什么叫痛苦和恐惧了。反正是你愿意打我就打我,不打就不打,打我不觉得痛苦,不打也不觉得是庆幸。

开始的时候还知道饿,看到这老东西吃东西还会觉得馋,后来慢慢明白,不论我怎么样,他都不会给我的。我干脆连吃东西的欲望都没有了。最后,甚至对老不死的打我这件事都形成了一种习惯,不恨这老杂毛了。

2014-05-09 17:13:14, 804楼

老杂毛在藤椅里睡着了,我还喊呢:“嘿,到时间了,快醒醒,该揍我了嘿!”

他揉揉眼睛,睁开后看着我说:“没意思了。”

一伸手,那绳子自己就解开了。他开始穿衣服,之后说:“累了,我回去换身衣服,换完衣服我再回来,我监督你修炼。”

他一闪身就消失了,也不知道是速度太快我看不到行动轨迹,还是根本就是原地消失。我摸摸自己的脸,瘦的就剩下骨头和皮了。瑾瑜这才从一旁跑过来抱着我的腿哇哇大哭了起来,随后又不敢哭了捂着嘴看着四周,显得很警惕。

我心说,妈的,这真的是一步走错,进了人间地狱啊!

2014-05-09 17:13:27, 805楼

她快速给我端出了大量的食物,我一闭眼叹了口气说:“给我一杯清水吧!”

确实,我最缺的就是水,嘴唇都干裂了。他跑进去给我端了一碗水出来,我坐到了藤椅里,一闭眼,一口气全喝了。之后叹了口气说:“我想睡一会儿。”

“杨落,你吃点东西吧,不然你很容易一觉睡过去的,你体内的血脉之能量都快耗尽了。”

我这才闭上眼探查了一下自己的血脉,是啊,血管内鲜血即将耗尽,血管内的血液流量基本就枯竭了,随时都可能死去。我的四肢也都麻木了。瑾瑜拿着一杯牛奶,把管子插进了我的嘴里。

我吸了一口,食不知味。我说了句:“原来吃饭不是为了嘴巴,也不是为了肚子,而是为了身体。”

2014-05-09 17:13:39, 807楼

“几天了?”我问。

“三天了。”她说,“你总算是醒过来了。”

我发现,我在输液,坐起来后我揉揉头说:“输液呢?”

“葡萄糖,你必须为血脉补充能量,不然你很容易就是个死人了,靠着经脉的充盈是无法支撑起一个人来的。”

我嗯了一声,然后闭着眼观察自己的身体,我发现对自己的了解加深了许多,以前一直看不清的那些经脉末端,此时也看的清清楚楚,包括我是怎么将经脉内的真气作用在某处的,都看的明明白白。

我一伸手,顿时手里就有了一个炙热的能量球,有乒乓大小,接着,我用那温和的能量包裹住它。接着,我又从体内缓缓放出了那冰冷的内力,这内力慢慢附着在这炙热的能量球外面,靠着那一层薄膜分开。我不敢大意,要是觉得不对,要失控的时候必须及时收回去,但是我发现,我竟然能很好的掌握这种平衡了。我用那温和的能量最后在外面包裹了最后一个壳子。这样就做好了一个拥有双属性的能量球。最关键的是,这两个属性是相克的冰与火。我慢慢将能量球推出去,这能量球飘向了外面。我站起来,用意念控制着它。

2014-05-09 17:14:00, 808楼

当它到了院子里后,我控制着它飞向了那棵讨厌的柿子树,到了树冠中央后,我打了个响指说:“爆!”

就听那边砰地一声炸开了。也就是一瞬,之后无比的安静。再看那柿子树,好像是安然无恙,一阵风吹过来,柿子树的树冠哗啦一下就散落下来,只剩下一个树干立在那里。瑾瑜捂着嘴吃惊地说:“杨落,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看着她说:“你觉得,等下老杂毛来了,我能炸死它吗?”

2014-05-09 17:14:15, 810楼

老杂毛拍拍我的肩膀说:“你明白我的苦心就好。”

我明白个屁啊!当我是傻子啊,还不是要我做他的小白鼠啊!那个什么冲破天灵炼魂的办法,是能试验的吗?这要是一不小心就会直接死翘翘了。变得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这远古时代是哪位混蛋发明的这个练功的办法啊,老子要是见到他,一定见一次打一次,麻痹的!

老杂毛这时候拿出一棵老人参来,这人参让桌子上一放,竟然像个战士一样在桌子上匍匐前进了起来。他指着说:“好东西啊,专门给你拿来大补的,这是刚刚成精的人参,就是这时候的人参你吃了才对你有好处呢,时间长了,魂力太强,难以融合,没有成精的,又没什么大用,快吃吧!

他一把抓回了这个还在匍匐前进的人参,摆在了我的面前。这人参的确有了灵魂,似乎是感觉到了危险,还在往地上爬。老杂毛说:“只要是遇到土,立即就会钻进去,再找可就找不到了。”

点击数1975,顶贴数967,本页字数35791,总字数227499 五花八门,纯洁无暇的刘姐姐